.

李长生权衡了一下利弊,说道:“我可以在事后留你一命,并且保证不会有其他人会害你。”

和皇家内库比起来,窦元生的命算个屁,就以两人之间的实力差距,李长生可以随时找机会要了他的命。

“我要怎么才能相信你?”

窦元生生性比较多疑,总觉得没有保证就很不放心,毕竟李长生如果不要脸,完可以在事后杀他。

李长生摇了摇头,说道:“九皇子,你没有选择的余地,要么相信我,要么拒绝!说实话,我还不至于为你违背承诺。”

“我答应你!”

就像李长生所说的那样,窦元生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去赌李长生是否会遵守承诺,他也只能答应下来。

“你先简略说一下这里的信息!”

窦元生组织了一下语句,说道:“皇家内库创立至今已有288年历史,又有暗库和明库之分,这一处就是暗库,历来只有立过大功或者嫡系皇室成员才能进入。明库你已经去过,就在核心宝库旁边……”

“相比于明库来说,暗库中的宝物档次要来的更高,同时这里禁制众多,又有强大的禁阵守护,没有对应的凭证很难得到被禁制和禁阵守护的宝物,如果强行打破的话,宝物很可能会被自毁禁制破坏。”

“这两块令牌呢?”

氧气少女居家纯净迷人

在窦元生介绍过后,李长生这才掏出金银两块令牌。

“这应该是掌握着暗库的部分禁制和禁阵的金银凭证,不过只有我们皇室成员才能控制。”

“拿着,记住不要耍花样,否则你会死的很惨!”

出乎窦元生的预料,李长生直接将金银凭证扔给了他。

哪怕窦元生操控这里的禁阵对付他,李长生也有能力应付,何况窦元生未必可以找到机会,无论李长生还是李浩穹,都不会给他做小动作的机会。

“我还不至于那么蠢!”

窦元生瘪了瘪嘴,虽然李长生杀了他的父亲,但皇家本就无情,为了皇位,兄弟、父子之间倾轧的事情不要太多。

总之,窦元生明显更在乎自己的性命,其余的都放到一边去。

下一刻,窦元生精神力涌入银色令牌之中。

眨眼间的功夫,皇家内库外围的禁阵、禁制一个个沉寂了下来,露出一个个不同材质的盒子。

盒子里装的自然就是宝物,不过数量不是很多,满打满算也就数十个。

不过,它们胜在品阶更高,起码也是天地精粹级的宝物。

李长生也没细看,直接挥了一下衣袖,在窦元生肉痛的目光下,这些宝盒纷纷飞了过来,部被李长生塞入空间戒指中,消失不见。

在收好外围的宝物后,窦元生带着两人朝皇家内库深处走去。

很快,一处五光十色的光幕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这个时候,窦元生开始向金色令牌输入精神力。

霎时间,一道白光从令牌中冲了出来,飞速射入光幕之中。

光幕剧烈波动了几下,最终消失不见,露出里面的场景。

这是一个不大的房间,也就数十平方的样子。顶点

在房间的中央,摆放着一张通体用黄金铸成的桌子,上面放着几个封闭的宝盒。

只是这几个宝盒尽数被复合禁制包裹着,其中包括自毁禁制。

只要攻击宝盒,自毁禁制就会启动,迅速摧毁盒子中的宝物。

眼看窦元生没有继续施为,一旁的李浩穹疑惑的问道:“怎么不继续打开这些禁制?”

“没用的,这些复合禁制都是由先祖创建,只有得到相应的凭证,才能打开禁制,并且只能打开一个!”

窦元生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哪怕是我们皇室成员,也只有立下大功才有机会获得凭证,在我这一辈中,也只有三哥获得过这种殊荣。”

窦元生口中的三哥,指的是三皇子窦元斌。

“那现在怎么办?”

“我没有办法!”

窦元生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当然,你们也可以试一下。”

“不用试了!”

李长生终于开口,然后在窦元生错愕的目光下,直接将整张桌子直接搬走……

在李长生看来暗夜王窦苍穹如此郑重其事的将宝物放在这里,这些宝物必定是价值连城,按照李长生估计,里面装的最起码是天地奇珍级的宝物,并且有不小的可能存在世界奇物。

他的想法很简单,等以后得到凭证或者让暗夜王窦苍穹打开就行,哪怕这样的概率可以用微乎其微来形容,也总好过被自毁禁制摧毁。

李长生试验了一下,发现可以将黄金桌子连带着宝盒放入空间戒指,就将它们收了起来。

窦元生在一旁看的肉痛,就像李长生在割他的肉一样,毕竟这些可是皇室最重要的珍藏品,每一件宝物都可以用价值连城来形容,就这么被李长生部拿去了。

不过,窦元生紧接着又紧张了起来,脑海里浮现‘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这句话。

如今窦元生也只能希望李长生遵守承诺,否则明年今日就是他的祭日。

“把空间戒指留下,你可以走了!”

李长生没有违背承诺,没办法,窦元生对此刻的他没有威胁可言。

除此之外,他有的是对付窦元生的方法。

窦元生如蒙大赦一般,忙不迭的将空间戒指递给李长生,就以最快的速度破空离去,很快失去了踪影。

“长生,我们就这么放过他?”

“不然呢!”李长生耸了耸肩,语气跟着一转说道“不过,我们可以将此事宣扬开来,保证他没好果子吃。”

既然注定成为敌人,李长生自然不会放过任何削弱皇室的机会。

“好了,我们现在就去和他们汇合!”

李长生在说完后,就带着李浩穹和宁碧甄等人汇合。

他们也已扫荡完毕,此刻正站在一处宫殿上,清点着这次的收获。

这一次对他们来说风险很大,但收获却也是成对比的,绝对可以增加他们晋升王者的几率。

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喜色,同时还有隐忧,毕竟随着窦长盛的陨落,再加上他们扫荡了皇室重地,注定琅琊国再也容不下他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