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故作轻松的耸耸肩笑道,“我现在感觉挺好的。”

萧锦棠听了心里不是个滋味儿。

感觉挺好的?

怎么可能?

她现在几乎大半个人都踏进鬼门关了,昨天他给容离做了第一次血液透析,全身器官功能已经恶化到最大程度,如果不是他给她用强效止痛药硬生生的压着,估计她连每一口呼吸都疼得牵动全身,骨头发颤。

所以他一点儿也不建议小容容和老二出去逛什么墨西哥城,最好的就是这几天都在城堡里老老实实呆着,晒晒太阳,赏赏花,哪儿别去,万一小容容在外面突然怎么样了赶回来都来不及。

……

容离看出萧锦棠的担忧,又眯了眯眼角,眉黛浅淡,

“最后的日子,我不想再每天都躺在床上慢慢等死,我想和玄煜一起笑着走过,和他做尽浪漫的事。

哪怕以后有一天他彻底忘记了我,我也不会后悔,因为,我曾经真的在他生命里浓墨重彩的存在过,让他幸福快乐过。

这就够了。”

气质美女洁白短裙白嫩肌肤花丛唯美写真图片

说着,她眼睛里闪烁着细碎,唇边的笑意渐渐的淡下去,却依然温柔。

萧锦棠张了张嘴,喉咙里吞咽了好几次,最终还是化作一声叹息,格外的心疼,

“这个孩子啊。”

容离回过神,慌忙用力揉了揉脸,将眼底那一股微掀的潮热狠狠逼回去,等会儿出去不能让玄煜看出来了。

“这是今天的两颗药,放口袋里装好,感觉难受了就吃一颗,我想着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萧锦棠把小药管递过来,表情严肃得不行,

“老二也不让他们几个跟着,万一,我说万一要有其他意外状况,一定让老二第一时间带回家里来,知道吗?”

容离乖巧点头,

“知道。”

“这几天每天都要做血液透析,所以六点钟之前就要玩了回来,我跟老二说的是现在开始戒毒治疗,玩太久体力耗不住。”

“好。”

“还有就是的记忆——”

“萧叔,”容离直接打断萧锦棠的碎碎念,笑容真挚,“别担心了,我都有准备的。”

萧锦棠却没由来的眼皮突突跳了一下。

城堡花园前,大家热闹目送着玄煜和容离出门,跑车刚开出去,萧锦棠背着手转身就往屋里走。

“萧四儿,走那么快干什么,我还有事要问。”季天沫说。

“去实验室看数据,有什么事等我出来了再说。”萧锦棠头也没回,“还有中午饭们自己吃,不用叫我。”

季天沫愣了愣,“这货又搞什么?”

“不知道。”玄辰皓走上来接了句。

……

海湾线绵长,海风吹风。

银灰色的跑车在宽阔的公路上平稳行驶着,跑车里的音响在放后街男孩最经典一首歌曲《The One》(真命天子),欢悦活泼的音符旋律和车里两人的心情一模一样。

玄煜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牵着身边副驾驶上的小女人,开心得跟着音乐一起唱了起来。

“I’ll be the one……”(我将是的唯一) 【 .】,精彩免费!

故作轻松的耸耸肩笑道,“我现在感觉挺好的。”

萧锦棠听了心里不是个滋味儿。

感觉挺好的?

怎么可能?

她现在几乎大半个人都踏进鬼门关了,昨天他给容离做了第一次血液透析,全身器官功能已经恶化到最大程度,如果不是他给她用强效止痛药硬生生的压着,估计她连每一口呼吸都疼得牵动全身,骨头发颤。

所以他一点儿也不建议小容容和老二出去逛什么墨西哥城,最好的就是这几天都在城堡里老老实实呆着,晒晒太阳,赏赏花,哪儿别去,万一小容容在外面突然怎么样了赶回来都来不及。

……

容离看出萧锦棠的担忧,又眯了眯眼角,眉黛浅淡,

“最后的日子,我不想再每天都躺在床上慢慢等死,我想和玄煜一起笑着走过,和他做尽浪漫的事。

哪怕以后有一天他彻底忘记了我,我也不会后悔,因为,我曾经真的在他生命里浓墨重彩的存在过,让他幸福快乐过。

这就够了。”

说着,她眼睛里闪烁着细碎,唇边的笑意渐渐的淡下去,却依然温柔。

萧锦棠张了张嘴,喉咙里吞咽了好几次,最终还是化作一声叹息,格外的心疼,

“这个孩子啊。”

容离回过神,慌忙用力揉了揉脸,将眼底那一股微掀的潮热狠狠逼回去,等会儿出去不能让玄煜看出来了。

“这是今天的两颗药,放口袋里装好,感觉难受了就吃一颗,我想着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萧锦棠把小药管递过来,表情严肃得不行,

“老二也不让他们几个跟着,万一,我说万一要有其他意外状况,一定让老二第一时间带回家里来,知道吗?”

容离乖巧点头,

“知道。”

“这几天每天都要做血液透析,所以六点钟之前就要玩了回来,我跟老二说的是现在开始戒毒治疗,玩太久体力耗不住。”

“好。”

“还有就是的记忆——”

“萧叔,”容离直接打断萧锦棠的碎碎念,笑容真挚,“别担心了,我都有准备的。”

萧锦棠却没由来的眼皮突突跳了一下。

城堡花园前,大家热闹目送着玄煜和容离出门,跑车刚开出去,萧锦棠背着手转身就往屋里走。

“萧四儿,走那么快干什么,我还有事要问。”季天沫说。

“去实验室看数据,有什么事等我出来了再说。”萧锦棠头也没回,“还有中午饭们自己吃,不用叫我。”

季天沫愣了愣,“这货又搞什么?”

“不知道。”玄辰皓走上来接了句。

……

海湾线绵长,海风吹风。

银灰色的跑车在宽阔的公路上平稳行驶着,跑车里的音响在放后街男孩最经典一首歌曲《The One》(真命天子),欢悦活泼的音符旋律和车里两人的心情一模一样。

玄煜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牵着身边副驾驶上的小女人,开心得跟着音乐一起唱了起来。

“I’ll be the one……”(我将是的唯一)

【 .】,精彩免费!

故作轻松的耸耸肩笑道,“我现在感觉挺好的。”

萧锦棠听了心里不是个滋味儿。

感觉挺好的?

怎么可能?

她现在几乎大半个人都踏进鬼门关了,昨天他给容离做了第一次血液透析,全身器官功能已经恶化到最大程度,如果不是他给她用强效止痛药硬生生的压着,估计她连每一口呼吸都疼得牵动全身,骨头发颤。

所以他一点儿也不建议小容容和老二出去逛什么墨西哥城,最好的就是这几天都在城堡里老老实实呆着,晒晒太阳,赏赏花,哪儿别去,万一小容容在外面突然怎么样了赶回来都来不及。

……

容离看出萧锦棠的担忧,又眯了眯眼角,眉黛浅淡,

“最后的日子,我不想再每天都躺在床上慢慢等死,我想和玄煜一起笑着走过,和他做尽浪漫的事。

哪怕以后有一天他彻底忘记了我,我也不会后悔,因为,我曾经真的在他生命里浓墨重彩的存在过,让他幸福快乐过。

这就够了。”

说着,她眼睛里闪烁着细碎,唇边的笑意渐渐的淡下去,却依然温柔。

萧锦棠张了张嘴,喉咙里吞咽了好几次,最终还是化作一声叹息,格外的心疼,

“这个孩子啊。”

容离回过神,慌忙用力揉了揉脸,将眼底那一股微掀的潮热狠狠逼回去,等会儿出去不能让玄煜看出来了。

“这是今天的两颗药,放口袋里装好,感觉难受了就吃一颗,我想着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萧锦棠把小药管递过来,表情严肃得不行,

“老二也不让他们几个跟着,万一,我说万一要有其他意外状况,一定让老二第一时间带回家里来,知道吗?”

容离乖巧点头,

“知道。”

“这几天每天都要做血液透析,所以六点钟之前就要玩了回来,我跟老二说的是现在开始戒毒治疗,玩太久体力耗不住。”

“好。”

“还有就是的记忆——”

“萧叔,”容离直接打断萧锦棠的碎碎念,笑容真挚,“别担心了,我都有准备的。”

萧锦棠却没由来的眼皮突突跳了一下。

城堡花园前,大家热闹目送着玄煜和容离出门,跑车刚开出去,萧锦棠背着手转身就往屋里走。

“萧四儿,走那么快干什么,我还有事要问。”季天沫说。

“去实验室看数据,有什么事等我出来了再说。”萧锦棠头也没回,“还有中午饭们自己吃,不用叫我。”

季天沫愣了愣,“这货又搞什么?”

“不知道。”玄辰皓走上来接了句。

……

海湾线绵长,海风吹风。

银灰色的跑车在宽阔的公路上平稳行驶着,跑车里的音响在放后街男孩最经典一首歌曲《The One》(真命天子),欢悦活泼的音符旋律和车里两人的心情一模一样。

玄煜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牵着身边副驾驶上的小女人,开心得跟着音乐一起唱了起来。

“I’ll be the one……”(我将是的唯一)

【 .】,精彩免费!

故作轻松的耸耸肩笑道,“我现在感觉挺好的。”

萧锦棠听了心里不是个滋味儿。

感觉挺好的?

怎么可能?

她现在几乎大半个人都踏进鬼门关了,昨天他给容离做了第一次血液透析,全身器官功能已经恶化到最大程度,如果不是他给她用强效止痛药硬生生的压着,估计她连每一口呼吸都疼得牵动全身,骨头发颤。

所以他一点儿也不建议小容容和老二出去逛什么墨西哥城,最好的就是这几天都在城堡里老老实实呆着,晒晒太阳,赏赏花,哪儿别去,万一小容容在外面突然怎么样了赶回来都来不及。

……

容离看出萧锦棠的担忧,又眯了眯眼角,眉黛浅淡,

“最后的日子,我不想再每天都躺在床上慢慢等死,我想和玄煜一起笑着走过,和他做尽浪漫的事。

哪怕以后有一天他彻底忘记了我,我也不会后悔,因为,我曾经真的在他生命里浓墨重彩的存在过,让他幸福快乐过。

这就够了。”

说着,她眼睛里闪烁着细碎,唇边的笑意渐渐的淡下去,却依然温柔。

萧锦棠张了张嘴,喉咙里吞咽了好几次,最终还是化作一声叹息,格外的心疼,

“这个孩子啊。”

容离回过神,慌忙用力揉了揉脸,将眼底那一股微掀的潮热狠狠逼回去,等会儿出去不能让玄煜看出来了。

“这是今天的两颗药,放口袋里装好,感觉难受了就吃一颗,我想着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萧锦棠把小药管递过来,表情严肃得不行,

“老二也不让他们几个跟着,万一,我说万一要有其他意外状况,一定让老二第一时间带回家里来,知道吗?”

容离乖巧点头,

“知道。”

“这几天每天都要做血液透析,所以六点钟之前就要玩了回来,我跟老二说的是现在开始戒毒治疗,玩太久体力耗不住。”

“好。”

“还有就是的记忆——”

“萧叔,”容离直接打断萧锦棠的碎碎念,笑容真挚,“别担心了,我都有准备的。”

萧锦棠却没由来的眼皮突突跳了一下。

城堡花园前,大家热闹目送着玄煜和容离出门,跑车刚开出去,萧锦棠背着手转身就往屋里走。

“萧四儿,走那么快干什么,我还有事要问。”季天沫说。

“去实验室看数据,有什么事等我出来了再说。”萧锦棠头也没回,“还有中午饭们自己吃,不用叫我。”

季天沫愣了愣,“这货又搞什么?”

“不知道。”玄辰皓走上来接了句。

……

海湾线绵长,海风吹风。

银灰色的跑车在宽阔的公路上平稳行驶着,跑车里的音响在放后街男孩最经典一首歌曲《The One》(真命天子),欢悦活泼的音符旋律和车里两人的心情一模一样。

玄煜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牵着身边副驾驶上的小女人,开心得跟着音乐一起唱了起来。

“I’ll be the one……”(我将是的唯一)

【 .】,精彩免费!

故作轻松的耸耸肩笑道,“我现在感觉挺好的。”

萧锦棠听了心里不是个滋味儿。

感觉挺好的?

怎么可能?

她现在几乎大半个人都踏进鬼门关了,昨天他给容离做了第一次血液透析,全身器官功能已经恶化到最大程度,如果不是他给她用强效止痛药硬生生的压着,估计她连每一口呼吸都疼得牵动全身,骨头发颤。

所以他一点儿也不建议小容容和老二出去逛什么墨西哥城,最好的就是这几天都在城堡里老老实实呆着,晒晒太阳,赏赏花,哪儿别去,万一小容容在外面突然怎么样了赶回来都来不及。

……

容离看出萧锦棠的担忧,又眯了眯眼角,眉黛浅淡,

“最后的日子,我不想再每天都躺在床上慢慢等死,我想和玄煜一起笑着走过,和他做尽浪漫的事。

哪怕以后有一天他彻底忘记了我,我也不会后悔,因为,我曾经真的在他生命里浓墨重彩的存在过,让他幸福快乐过。

这就够了。”

说着,她眼睛里闪烁着细碎,唇边的笑意渐渐的淡下去,却依然温柔。

萧锦棠张了张嘴,喉咙里吞咽了好几次,最终还是化作一声叹息,格外的心疼,

“这个孩子啊。”

容离回过神,慌忙用力揉了揉脸,将眼底那一股微掀的潮热狠狠逼回去,等会儿出去不能让玄煜看出来了。

“这是今天的两颗药,放口袋里装好,感觉难受了就吃一颗,我想着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萧锦棠把小药管递过来,表情严肃得不行,

“老二也不让他们几个跟着,万一,我说万一要有其他意外状况,一定让老二第一时间带回家里来,知道吗?”

容离乖巧点头,

“知道。”

“这几天每天都要做血液透析,所以六点钟之前就要玩了回来,我跟老二说的是现在开始戒毒治疗,玩太久体力耗不住。”

“好。”

“还有就是的记忆——”

“萧叔,”容离直接打断萧锦棠的碎碎念,笑容真挚,“别担心了,我都有准备的。”

萧锦棠却没由来的眼皮突突跳了一下。

城堡花园前,大家热闹目送着玄煜和容离出门,跑车刚开出去,萧锦棠背着手转身就往屋里走。

“萧四儿,走那么快干什么,我还有事要问。”季天沫说。

“去实验室看数据,有什么事等我出来了再说。”萧锦棠头也没回,“还有中午饭们自己吃,不用叫我。”

季天沫愣了愣,“这货又搞什么?”

“不知道。”玄辰皓走上来接了句。

……

海湾线绵长,海风吹风。

银灰色的跑车在宽阔的公路上平稳行驶着,跑车里的音响在放后街男孩最经典一首歌曲《The One》(真命天子),欢悦活泼的音符旋律和车里两人的心情一模一样。

玄煜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牵着身边副驾驶上的小女人,开心得跟着音乐一起唱了起来。

“I’ll be the one……”(我将是的唯一)

【 .】,精彩免费!

故作轻松的耸耸肩笑道,“我现在感觉挺好的。”

萧锦棠听了心里不是个滋味儿。

感觉挺好的?

怎么可能?

她现在几乎大半个人都踏进鬼门关了,昨天他给容离做了第一次血液透析,全身器官功能已经恶化到最大程度,如果不是他给她用强效止痛药硬生生的压着,估计她连每一口呼吸都疼得牵动全身,骨头发颤。

所以他一点儿也不建议小容容和老二出去逛什么墨西哥城,最好的就是这几天都在城堡里老老实实呆着,晒晒太阳,赏赏花,哪儿别去,万一小容容在外面突然怎么样了赶回来都来不及。

……

容离看出萧锦棠的担忧,又眯了眯眼角,眉黛浅淡,

“最后的日子,我不想再每天都躺在床上慢慢等死,我想和玄煜一起笑着走过,和他做尽浪漫的事。

哪怕以后有一天他彻底忘记了我,我也不会后悔,因为,我曾经真的在他生命里浓墨重彩的存在过,让他幸福快乐过。

这就够了。”

说着,她眼睛里闪烁着细碎,唇边的笑意渐渐的淡下去,却依然温柔。

萧锦棠张了张嘴,喉咙里吞咽了好几次,最终还是化作一声叹息,格外的心疼,

“这个孩子啊。”

容离回过神,慌忙用力揉了揉脸,将眼底那一股微掀的潮热狠狠逼回去,等会儿出去不能让玄煜看出来了。

“这是今天的两颗药,放口袋里装好,感觉难受了就吃一颗,我想着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萧锦棠把小药管递过来,表情严肃得不行,

“老二也不让他们几个跟着,万一,我说万一要有其他意外状况,一定让老二第一时间带回家里来,知道吗?”

容离乖巧点头,

“知道。”

“这几天每天都要做血液透析,所以六点钟之前就要玩了回来,我跟老二说的是现在开始戒毒治疗,玩太久体力耗不住。”

“好。”

“还有就是的记忆——”

“萧叔,”容离直接打断萧锦棠的碎碎念,笑容真挚,“别担心了,我都有准备的。”

萧锦棠却没由来的眼皮突突跳了一下。

城堡花园前,大家热闹目送着玄煜和容离出门,跑车刚开出去,萧锦棠背着手转身就往屋里走。

“萧四儿,走那么快干什么,我还有事要问。”季天沫说。

“去实验室看数据,有什么事等我出来了再说。”萧锦棠头也没回,“还有中午饭们自己吃,不用叫我。”

季天沫愣了愣,“这货又搞什么?”

“不知道。”玄辰皓走上来接了句。

……

海湾线绵长,海风吹风。

银灰色的跑车在宽阔的公路上平稳行驶着,跑车里的音响在放后街男孩最经典一首歌曲《The One》(真命天子),欢悦活泼的音符旋律和车里两人的心情一模一样。

玄煜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牵着身边副驾驶上的小女人,开心得跟着音乐一起唱了起来。

“I’ll be the one……”(我将是的唯一)

【 .】,精彩免费!

故作轻松的耸耸肩笑道,“我现在感觉挺好的。”

萧锦棠听了心里不是个滋味儿。

感觉挺好的?

怎么可能?

她现在几乎大半个人都踏进鬼门关了,昨天他给容离做了第一次血液透析,全身器官功能已经恶化到最大程度,如果不是他给她用强效止痛药硬生生的压着,估计她连每一口呼吸都疼得牵动全身,骨头发颤。

所以他一点儿也不建议小容容和老二出去逛什么墨西哥城,最好的就是这几天都在城堡里老老实实呆着,晒晒太阳,赏赏花,哪儿别去,万一小容容在外面突然怎么样了赶回来都来不及。

……

容离看出萧锦棠的担忧,又眯了眯眼角,眉黛浅淡,

“最后的日子,我不想再每天都躺在床上慢慢等死,我想和玄煜一起笑着走过,和他做尽浪漫的事。

哪怕以后有一天他彻底忘记了我,我也不会后悔,因为,我曾经真的在他生命里浓墨重彩的存在过,让他幸福快乐过。

这就够了。”

说着,她眼睛里闪烁着细碎,唇边的笑意渐渐的淡下去,却依然温柔。

萧锦棠张了张嘴,喉咙里吞咽了好几次,最终还是化作一声叹息,格外的心疼,

“这个孩子啊。”

容离回过神,慌忙用力揉了揉脸,将眼底那一股微掀的潮热狠狠逼回去,等会儿出去不能让玄煜看出来了。

“这是今天的两颗药,放口袋里装好,感觉难受了就吃一颗,我想着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萧锦棠把小药管递过来,表情严肃得不行,

“老二也不让他们几个跟着,万一,我说万一要有其他意外状况,一定让老二第一时间带回家里来,知道吗?”

容离乖巧点头,

“知道。”

“这几天每天都要做血液透析,所以六点钟之前就要玩了回来,我跟老二说的是现在开始戒毒治疗,玩太久体力耗不住。”

“好。”

“还有就是的记忆——”

“萧叔,”容离直接打断萧锦棠的碎碎念,笑容真挚,“别担心了,我都有准备的。”

萧锦棠却没由来的眼皮突突跳了一下。

城堡花园前,大家热闹目送着玄煜和容离出门,跑车刚开出去,萧锦棠背着手转身就往屋里走。

“萧四儿,走那么快干什么,我还有事要问。”季天沫说。

“去实验室看数据,有什么事等我出来了再说。”萧锦棠头也没回,“还有中午饭们自己吃,不用叫我。”

季天沫愣了愣,“这货又搞什么?”

“不知道。”玄辰皓走上来接了句。

……

海湾线绵长,海风吹风。

银灰色的跑车在宽阔的公路上平稳行驶着,跑车里的音响在放后街男孩最经典一首歌曲《The One》(真命天子),欢悦活泼的音符旋律和车里两人的心情一模一样。

玄煜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牵着身边副驾驶上的小女人,开心得跟着音乐一起唱了起来。

“I’ll be the one……”(我将是的唯一)

【 .】,精彩免费!

故作轻松的耸耸肩笑道,“我现在感觉挺好的。”

萧锦棠听了心里不是个滋味儿。

感觉挺好的?

怎么可能?

她现在几乎大半个人都踏进鬼门关了,昨天他给容离做了第一次血液透析,全身器官功能已经恶化到最大程度,如果不是他给她用强效止痛药硬生生的压着,估计她连每一口呼吸都疼得牵动全身,骨头发颤。

所以他一点儿也不建议小容容和老二出去逛什么墨西哥城,最好的就是这几天都在城堡里老老实实呆着,晒晒太阳,赏赏花,哪儿别去,万一小容容在外面突然怎么样了赶回来都来不及。

……

容离看出萧锦棠的担忧,又眯了眯眼角,眉黛浅淡,

“最后的日子,我不想再每天都躺在床上慢慢等死,我想和玄煜一起笑着走过,和他做尽浪漫的事。

哪怕以后有一天他彻底忘记了我,我也不会后悔,因为,我曾经真的在他生命里浓墨重彩的存在过,让他幸福快乐过。

这就够了。”

说着,她眼睛里闪烁着细碎,唇边的笑意渐渐的淡下去,却依然温柔。

萧锦棠张了张嘴,喉咙里吞咽了好几次,最终还是化作一声叹息,格外的心疼,

“这个孩子啊。”

容离回过神,慌忙用力揉了揉脸,将眼底那一股微掀的潮热狠狠逼回去,等会儿出去不能让玄煜看出来了。

“这是今天的两颗药,放口袋里装好,感觉难受了就吃一颗,我想着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萧锦棠把小药管递过来,表情严肃得不行,

“老二也不让他们几个跟着,万一,我说万一要有其他意外状况,一定让老二第一时间带回家里来,知道吗?”

容离乖巧点头,

“知道。”

“这几天每天都要做血液透析,所以六点钟之前就要玩了回来,我跟老二说的是现在开始戒毒治疗,玩太久体力耗不住。”

“好。”

“还有就是的记忆——”

“萧叔,”容离直接打断萧锦棠的碎碎念,笑容真挚,“别担心了,我都有准备的。”

萧锦棠却没由来的眼皮突突跳了一下。

城堡花园前,大家热闹目送着玄煜和容离出门,跑车刚开出去,萧锦棠背着手转身就往屋里走。

“萧四儿,走那么快干什么,我还有事要问。”季天沫说。

“去实验室看数据,有什么事等我出来了再说。”萧锦棠头也没回,“还有中午饭们自己吃,不用叫我。”

季天沫愣了愣,“这货又搞什么?”

“不知道。”玄辰皓走上来接了句。

……

海湾线绵长,海风吹风。

银灰色的跑车在宽阔的公路上平稳行驶着,跑车里的音响在放后街男孩最经典一首歌曲《The One》(真命天子),欢悦活泼的音符旋律和车里两人的心情一模一样。

玄煜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牵着身边副驾驶上的小女人,开心得跟着音乐一起唱了起来。

“I’ll be the one……”(我将是的唯一)

【 .】,精彩免费!

故作轻松的耸耸肩笑道,“我现在感觉挺好的。”

萧锦棠听了心里不是个滋味儿。

感觉挺好的?

怎么可能?

她现在几乎大半个人都踏进鬼门关了,昨天他给容离做了第一次血液透析,全身器官功能已经恶化到最大程度,如果不是他给她用强效止痛药硬生生的压着,估计她连每一口呼吸都疼得牵动全身,骨头发颤。

所以他一点儿也不建议小容容和老二出去逛什么墨西哥城,最好的就是这几天都在城堡里老老实实呆着,晒晒太阳,赏赏花,哪儿别去,万一小容容在外面突然怎么样了赶回来都来不及。

……

容离看出萧锦棠的担忧,又眯了眯眼角,眉黛浅淡,

“最后的日子,我不想再每天都躺在床上慢慢等死,我想和玄煜一起笑着走过,和他做尽浪漫的事。

哪怕以后有一天他彻底忘记了我,我也不会后悔,因为,我曾经真的在他生命里浓墨重彩的存在过,让他幸福快乐过。

这就够了。”

说着,她眼睛里闪烁着细碎,唇边的笑意渐渐的淡下去,却依然温柔。

萧锦棠张了张嘴,喉咙里吞咽了好几次,最终还是化作一声叹息,格外的心疼,

“这个孩子啊。”

容离回过神,慌忙用力揉了揉脸,将眼底那一股微掀的潮热狠狠逼回去,等会儿出去不能让玄煜看出来了。

“这是今天的两颗药,放口袋里装好,感觉难受了就吃一颗,我想着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萧锦棠把小药管递过来,表情严肃得不行,

“老二也不让他们几个跟着,万一,我说万一要有其他意外状况,一定让老二第一时间带回家里来,知道吗?”

容离乖巧点头,

“知道。”

“这几天每天都要做血液透析,所以六点钟之前就要玩了回来,我跟老二说的是现在开始戒毒治疗,玩太久体力耗不住。”

“好。”

“还有就是的记忆——”

“萧叔,”容离直接打断萧锦棠的碎碎念,笑容真挚,“别担心了,我都有准备的。”

萧锦棠却没由来的眼皮突突跳了一下。

城堡花园前,大家热闹目送着玄煜和容离出门,跑车刚开出去,萧锦棠背着手转身就往屋里走。

“萧四儿,走那么快干什么,我还有事要问。”季天沫说。

“去实验室看数据,有什么事等我出来了再说。”萧锦棠头也没回,“还有中午饭们自己吃,不用叫我。”

季天沫愣了愣,“这货又搞什么?”

“不知道。”玄辰皓走上来接了句。

……

海湾线绵长,海风吹风。

银灰色的跑车在宽阔的公路上平稳行驶着,跑车里的音响在放后街男孩最经典一首歌曲《The One》(真命天子),欢悦活泼的音符旋律和车里两人的心情一模一样。

玄煜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牵着身边副驾驶上的小女人,开心得跟着音乐一起唱了起来。

“I’ll be the one……”(我将是的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