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盛世狂妃:傻女惊华最新章节!

成老夫人跟成兰亭带着夜思天去了茶室,喝茶聊天,一聊便聊了一个时辰。

“对了,天儿……”成老夫人兴趣极高,还想继续跟夜思天聊天,只是下一刻便被成兰亭出声打断,“祖母,很晚了,我该送夜思天回去了。”

成老夫人一脸的惊讶,“啊?天儿今天还回去?”

夜思天笑道,“自然是要回去的。”说着还故作可惜的叹气,“我现在可不比以前了,家里管的严着呢。”

成老夫人见夜思天这么轻松的说着,心里仍是有些不好受,这么好的孩子怎么偏偏就遇到这样的事情呢。

成兰亭道,“祖母我改日再带夜思天来陪吧,今日是真的太晚了。若是再不送回去,怕是下次夜王府也没那么容易放人了。”

听到成兰亭这么说,成老夫人忙道,“这样的话,那兰亭快点送天儿回去吧。”

说话间,三人起了身,成老夫人不舍的握着夜思天的手,“天儿,有空一定要多来看看我哦。”

夜思天点头,“恩,一定会的。不过老夫人也一定要答应我,要好好的吃饭,好好的睡觉。”

成老夫人听着笑了,“这孩子,怎么跟哄孩子似的呢。”

“在我眼里,老夫人可不就是孩子嘛。”夜思天说着收起了笑容,认真道:“老夫人,从小娘就跟我说,这个世上有不在意的人,也有在意的人。我们不该想着不在意我们的人活着,而是应该想着在意我们的人活着。”

可爱萝莉粉色短裙白皙香肩美腿私房写真图片

成老夫人不好意思的低头:“真是惭愧啊,我都这么大岁数了居然还需要来安慰我。”

“老夫人还小呢,才十八呀。”说完夜思天便笑了起来。

成老夫人笑着伸手轻拍夜思天的手背,“这孩子。”

成兰亭见两人还要继续聊的样子,出声道,“好了好了,祖母我该送夜思天回去了。”

成老夫人转头瞪了眼成兰亭,“真讨厌!”

成兰亭微愣,讨……讨厌?

他怎么这么委屈?

正委屈着呢,又听到夜思天肯定的点头:“是啊,真讨厌。”

成兰亭叹气,罢了罢了,跟女子是没什么道理可讲的。

“行行行,我讨厌,我讨厌。可就是我再讨厌我也该送夜思天回去了。”成兰亭。

“那老夫人我就先回去了,等改天再来陪。”夜思天说。

成老夫人点头:“恩,去吧,路上小心。”

成兰亭将手伸到夜思天的面前,“走吧。”

夜思天伸手握住成兰亭的手腕,“走吧。”

成兰亭就这么搀扶着夜思天向府外走着。

“成兰亭。”夜思天出声。

成兰亭应声,“恩,在的,怎么了?”

夜思天道,“没事,只是想让说说话。”

成兰亭微顿,“恩?说什么?”

夜思天叹气,“不是想让说什么,只是说想让说说话,随便说什么只要不这么安静就行了。”说着她顿了下道,“我现在不喜欢太安静,什么声音都没有的话有些害怕。”

成兰亭听到夜思天这么说,心微微抽痛。

“让说话怎么更没声音了?”夜思天出声。

成兰亭回神,咳了咳,“我,我只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知道说些什么就讲故事好了。”夜思天说。

“讲故意?”成兰亭无力道,“我不会讲故事。”

夜思天无奈,“这个人怎么这么无趣,让说话不知道该说什么,让讲故事又不会。”

成兰亭淡笑道,“是啊,很无趣呢。”

夜思天道,“不如再跟我讲讲在边关的事情?”

“边关的事情?”成兰亭说,“其实边关的事情也没什么好说的,每天都是枯燥的操练,偶尔遇到其它国家有意无意的挑衅就去解决一下。”

夜思天道,“那讲讲跟大勇小勇是怎么认识的?他们又是怎么对死心踏地的。”

“他们当时在我手下做事,有一次带他们出去解决来挑衅的临国兵士,我救了他们,然后他们一直跟着我,对我忠心耿耿。”成兰亭说。

夜思天长长的叹了口气,“罢了罢了,不为难了。就这般讲法,再有趣的故事都被讲的没那么有趣了。”

成兰亭憨憨的挠头:“我不会讲故事。”

夜思天摇头:“那就不讲了。”

可是自己不讲的话,她会不会觉得害怕?

成兰亭想了想道,“夜思天,我没有婚约了。”

夜思天脚下微顿,“恩,我知道。”

成兰亭说,“我轻松了很多。”

夜思天疑惑道,“轻松?”

成兰亭点头,点完头才意识到夜思天是看不到的,“有婚约的时候,喜欢都好像没有资格。”

夜思天没有回答。

成兰亭却像是打开了话匣子般,“现在没有婚约了,我又可以继续没有负担的喜欢。从我们第一次认识的时候,就走在我的前面。我与之间的距离太远太远,若是从平坦的路上走的路,弯弯绕绕的路大概我走一辈子都走不到的身边吧。于是我就不管不顾的走到了满是荆棘的直线路线。”

“夜思天幸福吗?”成兰亭看着她的眼底充满了温柔的爱意,“现在就这样扶着的我,很幸福。”

夜思天嘴角微微勾起,“成兰亭,虽然故事讲的不怎么样,但是情话说的倒是一套一套的。”

情话?

成兰亭笑着没有回应,这些话不过是他一直想说而不敢说的。

他是一个胆小鬼,胆小的只敢在她看不见自己表情的时候对她说。

“成兰亭。”

“恩?什么?”

“不要跟我说这些情话了。”夜思天说,“我不喜欢。”因为回应不了。

“恩,好的。”成兰亭习惯的心痛了一下,是的,早该习惯了。

两人走出门口,成兰亭道,“夜思天等会,我去将马车牵过来。”

夜思天点头,“好的。”

成兰亭牵着马车向夜思天走去。

她就静静的站在那里,不焦不躁,月光洒在她的身上,让她整个人变的圣洁起来。

成兰亭牵着缰绳的手不自觉的松开,像是中了蛊咒一般向夜思天走去。

一步一步,越来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