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这突兀的一幕,让萧长风也是一怔。

只见这只手并非血肉手掌,而是骨手,只是上面沾满了黑泥,看起来如同一只黑手。

此时黑手上竟然涌现出一股无比强大的力量。

这股力量让萧长风都是支撑不住,嘭的一声,便是被拖入了黑泥潭中。

咕噜!

黑泥翻涌,但萧长风的身影却是消失不见了。

这一幕,让岸上的苏雪和苏洛皆是一愣。

“哈哈,你的小白脸也死了,这下好了,裂魂神药我们谁也别想得到了。”

苏洛哈哈大笑,一扫之前的颓然。

徐三柱的死,让她震撼,但没有伤心,毕竟只是鱼水之欢,根本不是真心相爱。

而萧长风被拽入黑泥潭,在她看来,也是必死无疑。

娇娘闺房等待君归来

如此一来,徐三柱和萧长风都死了。

裂魂神药也没了,那么她抢夺苏雪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前辈!”

苏雪神色大变,惊惧的望向黑泥潭。

但此时黑泥潭已经重新恢复平静,而萧长风的身影则是消失不见。

她知道萧长风很强,但这里是裂空岛。

那无处不在的撕裂神痕,足以轻松将神晶强者斩杀。

至于这座黑泥潭,谁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

因此苏雪也是担心无比。

但此时她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根本无力去施救。

不过她没有打算就这么走了,而是待在谭边,目光紧紧的望向黑泥潭。

她希望萧长风能够重新逃出来。

“苏雪,别看了,你的小白脸这次绝对是死定了,现在裂魂神药也没了,你一个人在这里慢慢等吧,我可要先走了。”

苏洛不屑的看了苏雪一眼,旋即脚步迈动,向着外面而去。

这里危险重重,她可不想留在这里。

唰!

就在苏洛刚刚迈步的瞬间,一道撕裂神痕,凭空出现,突兀的在她身前。

这道撕裂神痕足有一米长,极为可怕。

苏洛只有神灵境三重的实力,此时更是没有提前发现。

顿时连惨叫声都未曾响起,整个人便是被这道撕裂神痕从中间劈成两半。

噗通!

苏洛的尸体倒下,血染地面,死的不能再死了。

然而从头到尾,苏雪都没有看她一眼。

……

此时萧长风还没有死,他在不断的下沉着。

那只骨手,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脚,哪怕是焚尸神炎,也无法将之毁灭。

而这只骨手的力量,以萧长风的实力,竟然也无法挣脱。

此时这只骨手,一直拽着萧长风,仿佛要将他拖入无尽深渊一般。

“五行道拳!”

萧长风将裂魂神药收入七彩腰带,旋即俯身而下,双手握拳,砸在这只骨手上。

以萧长风目前的实力,一拳便可轰杀一名神灵。

然而这只骨手,却是无比的坚硬,萧长风的五行道拳竟然连一丝痕迹都未曾留下。

此时身在黑泥中,又在不断下坠,萧长风也是无法取出仙器,只得以焚尸神炎和五行道拳攻击。

“生死印!”

几次攻击无果后,萧长风决定施展生死印,以生死气息,来逼迫这只骨手。

生死印,生死大道的一种简单运用。

是仙术,也是大道之术。

此时萧长风施展生死印,一印打在骨手上,终于有了效果。

虽然没有将骨手打碎,但这骨手却仿佛有生命一般,稍稍松了许多。

于是萧长风继续施展,一连九印后。

这只骨手终于彻底放开,嗖的一声,潜入黑泥中,消失不见。

“这到底是什么?”

萧长风眉头微皱,心中对于这只骨手,充满了疑惑。

而此时他身处泥潭之中,四面八方皆是腥臭的黑泥。

这种黑泥不仅能够遮蔽光线,而且还能封闭神念仙识,使得萧长风根本无法探查四周。

不仅如此,一路下坠而来,此时他也不知道自己的位置。

想要上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因为黑泥之中,偶尔也会出现撕裂神痕。

虽然萧长风拥有五行仙体,但一次性遇到太多的撕裂神痕,他也无法抵挡。

不过留在这里终究不安,萧长风还是决定向上游。

啪嗒!

就在此时,萧长风忽然感觉自己的两只脚都被抓住了。

只见此时,竟然有两只骨手出现,抓住萧长风的脚踝。

旋即那股无可抵挡的力量再次出现,将萧长风继续往下拉扯。

这一次有两只骨手,其力量翻倍,速度也是加快了许多。

哪怕萧长风施展生死印,一时半会儿也无法再将之逼开。

于是萧长风继续下坠。

四周漆黑一片,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下坠了多少米,也不知道这座黑泥潭到底有多深。

不过越往下,熟悉的撕裂感便是越强烈。

虽然没有见到撕裂神痕,然而萧长风的身上,却是悄然无息的裂开了许多道裂痕。

这些裂痕细若发丝,但却让萧长风鲜血直流,很快萧长风便成了一个血人。

而五行仙体的自愈能力,此时也是被压制得厉害,根本无法迅速恢复。

“我这是在坠向这座裂空岛的深处?”

感受到越来越强的撕裂感,萧长风眉头紧皱。

而此时他也是疯狂的施展生死印,使得两只骨手松动了不少。

但想要完将之逼退,还需要不少时间。

撕裂感越来越强,将萧长风的血肉都撕裂开了。

此时的萧长风皮开肉绽,血肉模糊,整个人看起来无比凄惨。

到后来,甚至他的识海都被侵入,有撕裂的感觉。

仿佛有一双无形的大手,正牢牢的抓住他,要将他撕成两半。

此时萧长风无力挣扎,只得以雷霆仙识和仙气来保护自己。

嘭!

忽然萧长风感觉脚下一空,整个人仿佛掉到一个地洞中。

只见四周不再是黑泥,而是一个空旷的地底洞穴。

这里没有黑泥,也没有撕裂神痕。

但那股撕裂感,却是前所未有的强烈起来,让萧长风感觉浑身疼痛,仿佛下一秒就要被撕碎了一般。

殷红的仙血,从他身上滴落,血腥味浓郁。

而那两只骨手,则是依然死死的抓住他的脚踝,将他继续往下拽。

下方有微弱的光芒存在,萧长风极目望去,顿时瞳孔骤缩,震惊无比:

“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