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长天呆呆看着苏玄。

这位当了三百年剑修圣地的城主双手颤抖,想要抹去苏玄一脸的鲜血。

但下一刻。

苏玄身子就是渐渐隐去,再次落入剑路。

剑长天身子一颤,猛地抬头。

他的眼中…带着一丝猩红。

此刻…他莫名愤怒!

到了这时候,剑长天哪会不知道剑路上发生的事,又哪会不知道剑路为何三百年不复!

“很好,你们真的很好!”他咬牙,冲入剑山。

而此刻。

苏玄已是出现在剑路之上。

他凌空悬浮。

一个魅惑姑娘

一道道剑意如龙般在剑路上席卷!

此刻…剑路圆融!

一股股恐怖的力量在冲击着苏玄。

但此刻。

苏玄身上虎狼缠身,不断爆发强大的剑意。

这是剑云汐对他的保护。

而苏玄本身,更是所有力量彻底爆发,防止苏玄肉身被崩坏!

渐渐地。

苏玄盘膝坐起。

他更是缓缓睁眼,其中一片猩红,却是重新恢复清明。

“开始吧!”

苏玄断喝。

“轰!”

剑路沸腾,想要出现于剑城!

偌大剑城为之一震。

碧剑湖,落天瀑布,阳剑阁,幻剑钟四处交汇点更是不断颤动。

四部族修士震惊的冲出来。

他们…皆是看到四地开始开裂。

“莫非陈玄策又来了?”

他们第一个念头是如此。

但很快,他们就发现不对劲。

因为…这四处地方竟是有了要被毁掉的征兆。

这显然不是苏玄能做到的!

“这到底怎么回事?”众人骇然。

太平了几千年的长安剑城…何时出现过如此动乱。

而下一刻。

“轰!”

阳剑阁率先开裂。

原本一丈不到的裂缝,直接开出了十丈,差不多裂成了两半!

“到底怎么回事?”煌阳族长探查八方,却是根本无法探查出什么,更无法阻止阳剑阁继续裂开。

不过也就在这瞬间。

一股让他毛骨悚然的气息从阳剑阁下溢出。

其下…似有有什么古老的存在慢慢在苏醒。

与此同时其他三处地方也是如此,不断开裂,却不曾毁掉。

下方…都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

剑路中。

苏玄眼眸幽深。

那神秘的大阵终于按捺不住,要浮现出来了。

如此继续下去,剑路必然被修复!

那古阵定要彻底显现,再次爆开这四个交汇点!

而这…就是苏玄修复剑路的希望!

“我这状态支撑不了太久,但…布阵之人不知!他只会以为剑路被修复,为此他只能开大阵!”

“此阵存在,防止剑路接续。为了不被剑长天破坏,一直隐匿!但此刻,却是被我找到了破绽!

“而接下来就是剑长天和那人的碰撞,我只要关键时刻一剑定乾坤!”

苏玄面色狰狞,眼眸猩红,承受着如洪流的剑意席卷!

与此同时。

剑山之上。

剑长天眼眸凌厉到了极致。

“到了此步,无需再顾虑太多!”

剑长天低喝,一念之间长安剑意席卷八方,而后汇聚,朝着那四处地方汹涌而去。

此刻那四处地方围满了人。

不过就在这瞬间。

强大的力量直接将众人横扫到万丈外。

众人一呆。

随后就懵了。

因长安剑意自天而落。

“轰!轰!轰!轰!”

四声恐怖的炸响回荡。

碧剑湖,幻剑钟,洛天瀑布,阳剑阁直接爆开,化为一个个大坑。

众人:“……”

长安剑意?

这是城主在动手……

可是…为什么?

他们持续懵逼着。

而此刻。

剑山之上。

老城主叶华天急急冲了上来。

“长天,你在做什么?”他脸色变化。

“老头儿,你看着就是,我这么做是为了剑城!”剑长天低喝。

老城主一滞。

此刻的剑长天…明显不平静。

他深吸口气,没再问。

而这时候。

“轰!”

一声炸响回荡。

死地深坑皆有漆黑的浓烟升空,化为足有千丈大小的黑影。

它们身上开始激射一道道古老的纹路,直接在空中汇聚,形成了繁复,深奥的古阵!

而也在这瞬间。

大阵中央。

一道笼罩在黑烟中的虚幻身影出现。

众人目瞪口呆,更是汗毛倒竖。

这什么鬼?

他们感受到了九阶大灵尊级别的恐怖气息……

“剑长天,你不该反抗的……”幽幽之声在剑长天耳边响起。

“剑城…不容侵蚀!”剑长天低吼,长安剑意汇聚,狠狠斩向那黑影。

黑影冷笑。

大阵爆发,天穹都是开裂,其中源源不断涌出古老的力量!

那开裂的天穹里,似乎连接着某个古老的地方。

“剑长天,你难道真要和我斗?你可想过在这战起来,剑城会有多少人死于无辜?”黑影冰冷道。

“四合天裂!”剑长天却是死死盯着古阵!

这是极其禁忌的大阵。

一旦展开,天地好似裂开,随时都会有崩碎的可能!

此阵出现在剑意浩荡的剑城,虽说不会毁了剑城,但真要爆发,那一定会生灵涂炭。

剑城无数剑修都会遭难!

而剑路三百年无法修复,就是因为此阵在不断提供力量,拦截着那四处节点!

“为了心中贪婪,你们不顾苍生,不顾道义!我剑长天此生就是豁出此命,也要与你们斗到底!”剑长天低吼,直接动手!

“冥顽不灵,今日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天命不可逆!”黑影冷哼,天穹不断裂开,隐约可见其中是一处古老的修行之地。

那里…连接着某地。

在距离剑城极为遥远的一处古地,某处天空陡然裂开一道道缝隙。

一个气息浩瀚如海的老人站着。

他负手而立,眼眸凌厉。

“剑长天,我倒是小看了你,竟是能寻到修复剑路的办法。不过在四合天裂下,剑路至少还要断开两百年!到时,剑城便是我们的!”

老人挥袖。

“你既然不顾剑城剑修死活,那我便让你背负千古骂名!”

此地古老恐怖的力量轰然涌动,冲入裂缝。

此去…不为其他,只为破坏!

与此同时。

苏玄悄然起身,站到了剑路一处地方。

其下是长醉楼。

此刻楼顶上。

刘长安恍惚的站起。

他眼眸空洞,手中的木剑正在绽放璀璨的光芒,嗡嗡鸣动。

剑路中,苏玄低语:“圣王为念,凌霄在天,沧桑不可逆,剑飞青冥外,凌霄在我心……”

楼顶上,刘长安蓦地一颤,接着念:“我一念动凌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