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压不了我的。”左尘突然说道。

不等这金瞳的气机再次爆发,左尘声音继续响了起来:“当然,我凭借一些手段,纵然可以和对抗,但却同样杀不了。”

金瞳沉默,但分明不甘心。

“收起的高傲吧,面对现实,这里并不是不朽天界,也并不是们所谓的金族内部。而是暗夜大陆的星空下。我不知道这无数岁月过来,是否是们在背后掌控一切,操控所有,但我能够确定的一件事那便是时至今日,甚至于们已经很难染指这片星空了。”

“们想要从不朽天界渡过来,都极其艰难,们的长辈将们这些后辈送过来,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他们更不可能亲自降临。而单单凭借们这些所谓的星空裁决者,是不可能真正搅乱风云的。如今这片星空不断变化,将会有无数的异类生命体诞生,一个比一个强大,甚至我有一种预感,就算是那帝主、法则之王帝一,都不敢说在未来有资格真正站在巅峰。因为还会有比他们更强的存在出现。就比如那逃走的一尊天地之灵,也应该知晓。”左尘继续道。

金瞳终于开口了:“说了这么多,是究竟有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简单。”左尘看着金瞳道:“我联手。”

“联手?”金瞳嘲讽地看着左尘:“有什么资格呢?”

“我的实力和潜力就是资格。”左尘淡然。

金瞳更是不屑:“几乎同样的年龄,我已经踏入天武境八重天,只不过是天武境六重天的的境界罢了,这就是的天赋?”

“我能与一战,足以证明一切。”左尘深深看了金瞳一眼:“我说过了,收起的骄傲吧。我知道能带着所谓金族的希望而降临,手中自然还掌控着诸多不可思议的手段,还有无穷的底蕴未曾动用出来,但同样,我亦有无上的底蕴,真正的手段未曾让看到。”

“唯有与我联手,在暗夜大陆之中,未来才有希望得到无数的好处,否则接下来前去暗夜大陆,所面临的唯有无数元武者的敌视和追杀,我想,在追杀们这些星空裁决者这件事上,不管是我和帝主昔日有何等的恩怨,在这一点上面都有共同的目的,可以站在一起,包括那法则之王哪怕是出现之后,同样会有这样的目的。”左尘说道。

气质优雅美女性感抹胸迷你裙清纯街拍图片

与这金瞳刚刚的一战,左尘便是知晓,哪怕自己现在成功蜕变到了天武境六重天,想要将此人镇杀都几乎不可能。

金瞳再如何,都是踏入了天武境八重天的存在,之前自己能够斩杀掉玄甲,那是因为玄甲的战力不足巅峰时期的一半,甚至只有三四成的实力,即便是那样,自己都是最终将对方引入了天剑内部的宇宙中才灭杀的。

既然无法将金瞳斩杀,那么现在最好的方式,那就是拉拢人心,与这金瞳联手在一起。

不管金瞳对自己有多么排斥,在现实面前,他终究还是要屈服。

能够联手,事实上就是对金瞳的一种牵制,而等到未来,左尘哪怕不能够将这金瞳的内心彻底改变,至少有有绝对的自信能够将此人给真正制伏。

“当然,我知道对我的怨气很敌意大部分来自于一件事,那就是我差一点毁掉的骨冷灵剑。但这都是小事情。”左尘继续道:“将的骨冷灵剑给我。”

“嗯?”金瞳看向左尘,他有些搞不懂左尘的意思。

不过,强大的实力在身,他并不担心左尘会搞出什么太大的动作,直接将骨冷灵剑给予了左尘。

轰!!!

一股可怕的世界之力出现,狠狠轰击在了骨冷灵剑的剑体中央。

只看到这一柄战剑在刹那间就从中折断,破碎当场。

“找死呢?”金瞳一步踏出前方,便要立刻出手。

这骨冷灵剑,乃是昔日他所得到的一柄无上武器,珍贵非凡,甚至于在接下来内部将有可能诞生出一个圆满的世界。等到那时,他便可以将骨冷灵剑彻底炼化成属于自己的本命武器了。

这一柄剑并非是他手中所拥有的最珍贵的东西,但绝对是最为看重的一样。

没想到这战剑先是被左尘差点毁掉,现在又是被对方当着自己的面直接打碎成两半了?

“着急什么?”左尘很淡定:“一件可以连不放在眼中的我都随意打破的武器,值得这么担心?”

声音刚刚落下,就看到左尘的双手开始了变幻,一道道手印凝聚出来,同时诸多的符文出现,开始在这断剑的两半之中围绕。

符文不断加持的同时,左尘又是动用出了自己体内的异火,异火之力在这片星空中化作了一道火焰之熔炉,开始炼化两柄断剑。

不一会时间过去,就看到断剑开始了融化,变成了两团液体物质。

“材料倒是不凡,不过缺了点东西。”左尘开口,然后他就从十方天剑之内将诸多珍贵无比的矿石拿了出来。

这些矿石也纷纷都被异火所融化,然后融入了骨冷灵剑所化成的两团液体能量之中。

看到这一幕,金瞳身上的杀意渐渐消失了,怔怔看着眼前左尘的动作。

他当然知道左尘这是在炼器,在铸造武器,只不过,类似这种以星空为熔炉的炼器方式,是他闻所未闻的。要不是看着左尘动用出的符文手段实在不凡,那种娴熟程度似乎不弱于自己金族的那位神级符文师,恐怕金瞳真的要忍不住动手了。

他的杀意,隐藏在了内心的最深处,便是等待最后的结果,如果左尘的举动真的最后没有结果,他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今天一定要将左尘给亲手杀掉,以泄心头之怒。

在不朽天界的时候,自己身为金族的天才,又是金域的域子,身份不凡,一个念头诞生出来,没有人可以反对。但降临这片星空后,却仿佛总被左尘牵着鼻子走,这让金瞳此时着实有些郁闷。

不多时,一柄崭新的剑体成型了,剑体的形状,和之前的骨冷灵剑没有任何区别。

不过似乎和之前相比多了一些不同,但究竟是哪里不同,便是金瞳这个骨冷灵剑的主人都一时间无法说清楚。

在这剑体成型之后,左尘的手中又是多出了一团白色的气流,这气流越来越密集,到最后甚至成为了液态化,将这液体浇洒在了剑体之上,然后左尘再次开始了炼制。

整个战剑在这顷刻间便是震动了起来,就如同一件死物突然多出了一种灵性,一种生命。

轰隆隆!!!

剑体开始了自主的震动,有磅礴的气息波动在此时爆发了出来。

随着这股气息的爆发,隐隐间,金瞳察觉到了一种世界之力的波动出现了。

“什么?”金瞳骇然睁大了眼眸。

这般手段,真的是闻所未闻,在他眼中,左尘刚才的举动虽然看不懂,但总觉得如同是一场闹剧,左尘在忽悠自己呢。

但没想到,骨冷灵剑再次成型,不但是原本所拥有的一切未曾有所改变,反而在很多地方更加玄奇,到现在,剑体内部甚至有世界波动传出来了。

“给,拿去吧。”左尘终于收起了一切,然后就将这一柄战剑随意丢给了金瞳。

金瞳当宝一般赶紧接过手,小心翼翼开始了查探、感应。

“怎么可能?”金瞳骇然道。

他竟然发现这战剑内部真的出现了一个完整的世界,只不过这个世界里面,并未存在着世界之心。不过这不算什么,以金瞳的身份和手段,区区一颗世界之心根本不算什么。

最主要的是,金瞳觉得自己这骨冷灵剑相比之前强大了太多,可以说之前那剑体和现在的骨冷灵剑根本就不是同一个档次的战剑。

只手之间,左尘就炼制出了这样一柄顶级的武器?

金瞳内心深处有前所未有的滔天大浪卷动起来,因为这实在太过不凡,左尘这般手段若是传出去,绝对会引起天下震动,即便是在不朽天界里面,都会引起无数高手的疯狂。

内蕴世界的武器,哪怕是在不朽天界之中并不是太过稀少,但也只有掌控在那些巅峰大势力的主人手中,类似自己这样的后辈,至少也需要祭炼一柄武器很多年,才有希望让武器变成那种级别的存在,也仅仅是有希望而已。

但这对于左尘来说似乎根本就不是什么事。

“是怎么做到的?”金瞳怔怔道。

骨冷灵剑变成现在这样,为金瞳节省了太多太多的麻烦,因为正常而言,骨冷灵剑想要蜕变到这个级别,还需要寻找无数的珍贵材料,祭炼至少几百次才有可能。

“很简单!”左尘说道:“这就是和我合作的好处,这样的好处,在接下来还会不断得到。”

“当然,要答应我一件事情,不能猎杀暗夜大陆的高手,以炼制那所谓的魂血。”左尘继续道。

实力达到了天武境六重天的左尘,诸般手段更加不可思议,又岂能是金瞳所能想象到的?

哪怕是金瞳身后的顶级高手,都不可能做到这一切。

“可以!的条件我答应了。”金瞳立刻就点头开口。

“成交!”左尘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微微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