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的用力,再用力……

平常她恨不得两三口就能解决掉的三明治,今天却吃得特别慢。

她一小口一小口的咬着,好像喉咙被什么给割破了似的,每咽下去一次,就狠狠的扯疼一次,而且疼得厉害极了,连带着整个口腔,甚至能感觉到有一丝腥甜的味道。

……

终于,苏言收回那无意的视线,看着另外一份还没做好的三明治,他以为,他再没机会给她做早餐了。

所以,这应该算是最后一次了。

他抿紧的嘴角苦涩的笑了笑,垂眸问道,“想吃意大利面吗?”

凯瑟琳很欣喜的点点头,“当然,做的意大利面比餐厅里的还要好吃。”

“那要等一会儿了。”他转身去冰箱里拿出一袋意面,拆开,塑料包装袋的撕响声在忽然静寂的屋子里听得格外清楚,更觉得刺耳至极。

锅里煮着的热水开始慢慢沸腾,不断涌上来细细小小的泡泡,然后变得越来越大,一直到最后,“啪”,一下子破了,绽开一片滚烫的水花。

……

“言,水煮开了。”凯瑟琳挽着苏言的手臂,语气温柔的提醒说。

娇嫩少女水灵大眼席地而坐

苏言倏然一怔,脸上的空洞之色一下子褪去,将已经拆开的面条散开式的放入了煮沸的锅里。

一直到他做好了意大利面,季亦诺才把一个三明治吃完了,却没有吃里面包着的生菜叶,全都剩在白瓷盘里。

苏言走过去,将手里端着的两份意大利面放在餐桌上,转头对凯瑟琳说,

“可以吃了。”

季亦诺从餐椅上站起来,淡淡的看了眼眼前亲昵的两个人,然后径直的从他们身边走过去了。

苏言心口一疼,她刚刚看过来的那道眼神,根本都是涣散的,本该璀璨的眸子黯淡无光。

明知道他不该再看她,可是视线却不受控制的随着她一起去。

她上楼了。

……

季亦诺一步一步的踩着台阶,公爵也走得很慢,始终都陪在她身边,似乎公爵也感受到了她的悲伤。

房间的门还是打开着的,她僵硬的站在楼梯口,迟迟的没有走过去。

“公爵。”她忽然低头叫了公爵一声,公爵轻轻的“噢唔”回应。

她微微一笑,眸光止不住的乱颤,腿侧早已经用力攥紧的小手更加用力,甚至指尖都将手掌心给刺破,细细的血珠子渗了出来。

“和姐姐一起进去。”她又接着说,努力的深呼吸,脸上的表情早就已经僵硬到极致,抬腿向前,落下去的脚步都颤晃不稳。

季亦诺知道,她不该进来房间的,不该进来的……

看着卧室里凌乱的一切,她脑袋“嗡”的一声,突然一下子炸开了,甚至耳朵都泛起了一阵尖锐的鸣叫。

柔软的大床上,那簇白的棉被凌乱的掀开着,一大半都从床上滑下来,垂掉在了床边的地毯上,沿着浴室出来的路上,白浴巾直接散开。

骤然,她呼吸一窒,死死的瞪着地毯上随手扔落的东西,那是……biyun套的包装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