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油箱的显示屏警报红灯不断闪烁,玄煜和小索的脸色终于彻底变得难看起来。

因为刚刚车尾的剧烈撞击,油箱严重受损,里面的汽油已经快要漏光了。

一旦车子熄火,他们就会被两辆武装车团团包围,那将无异于瓮中捉鳖,即便他们是黑手党恐怖教父恐怕也难逃此劫了!

……

很快,后面武装车里追红了眼的雇佣兵们也发现了这件事,其中一个雇佣兵头目从车顶的天窗钻出来,肩上扛着一架小型重机枪,对准前面漏油的车屁股,粗鲁的大骂了句“妈***的”——

小索瞳孔一缩,“轰”的一声几乎玩了命的疯踩油门。

避开的子弹嵌入漏油的石子路上,飞速的摩擦迅速蹿起一片细小却可怕的火星子,沿着那一条淌落的汽油蔓延而去,直接燃到了他们已经被撞烂的车尾部。

油箱的温度也开始更可怕的一点点升高。

小索的额头上已经隐隐的冒出一层薄冷的汗珠子来,他从小就跟着玄煜,和自家二哥一起出生入死无数次,这还是头一次被敌人这么追杀得这么狼狈。

居然都……火烧屁股了!

……

肆无忌惮的青春

玄煜的脸已经完全失去了血色,整条右臂更毫无知觉,可眉宇间那一股杀伐冷酷的气场却愈发强势。

他肩膀一颤,用沾满血的左手从腰间抽出那把别着的银制匕首,手腕猛力一转,从破碎的车后窗直射出去!

“刺——”

一声诡异的轻响。

匕首竟生生穿透了紧追其后的武装车前窗玻璃,直直的插入了驾驶座位置开车的雇佣兵的眉心。

一刀毙命!

死了的雇佣兵一头栽倒在方向盘上,车子失速左转,来不及刹车就硬撞上路边的巨大石墩,整个车子都翻了过来,再重重摔下,车毁人亡。

只剩下最后一辆武装车。

……

然而,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油箱的高温警报也开始发出“滴-滴”的尖锐声响,即便车子还有少许汽油能再往前开一会儿,但很快也会因为油箱温度过高而爆炸。

远处传来船舶鸣笛的长声。

玄煜和小索猛一对视,前面就是刚果河!

“小索,冲下去!”玄煜粗声大喝。

小索浑身的血都沸腾起来,眼底映着一片骇人的猩红,攥紧方向盘的双手手背上青筋暴凸,一脚猛踩到底了!

只看见河岸上的黑色桥车直接撞破了岸边的石墩,腾空一跃,以车头俯冲的角度冲进了下面水流湍急的刚果河里。

却在落水之前十几米的半空中,“轰”的一声——

漏油引燃的油箱竟然爆炸了!

那一声恐怖至极的炸响,炸毁的车门轮胎在空中燃烧,滚滚的浓烟在河面上展开……

“嘭——”

爆炸的车身直直的坠入了河底,水花四溅,迅速蔓延开一大片刺目的殷红色……

追上来的武装车在撞成豁口的河岸边停下,雇佣兵们势必要赶尽杀绝,全部扛着小型重机枪,对准车子坠落的位置疯狂扫射。

瞬间,那一片血染的河水殷红更深了。 【 .】,精彩免费!

……油箱的显示屏警报红灯不断闪烁,玄煜和小索的脸色终于彻底变得难看起来。

因为刚刚车尾的剧烈撞击,油箱严重受损,里面的汽油已经快要漏光了。

一旦车子熄火,他们就会被两辆武装车团团包围,那将无异于瓮中捉鳖,即便他们是黑手党恐怖教父恐怕也难逃此劫了!

……

很快,后面武装车里追红了眼的雇佣兵们也发现了这件事,其中一个雇佣兵头目从车顶的天窗钻出来,肩上扛着一架小型重机枪,对准前面漏油的车屁股,粗鲁的大骂了句“妈***的”——

小索瞳孔一缩,“轰”的一声几乎玩了命的疯踩油门。

避开的子弹嵌入漏油的石子路上,飞速的摩擦迅速蹿起一片细小却可怕的火星子,沿着那一条淌落的汽油蔓延而去,直接燃到了他们已经被撞烂的车尾部。

油箱的温度也开始更可怕的一点点升高。

小索的额头上已经隐隐的冒出一层薄冷的汗珠子来,他从小就跟着玄煜,和自家二哥一起出生入死无数次,这还是头一次被敌人这么追杀得这么狼狈。

居然都……火烧屁股了!

……

玄煜的脸已经完全失去了血色,整条右臂更毫无知觉,可眉宇间那一股杀伐冷酷的气场却愈发强势。

他肩膀一颤,用沾满血的左手从腰间抽出那把别着的银制匕首,手腕猛力一转,从破碎的车后窗直射出去!

“刺——”

一声诡异的轻响。

匕首竟生生穿透了紧追其后的武装车前窗玻璃,直直的插入了驾驶座位置开车的雇佣兵的眉心。

一刀毙命!

死了的雇佣兵一头栽倒在方向盘上,车子失速左转,来不及刹车就硬撞上路边的巨大石墩,整个车子都翻了过来,再重重摔下,车毁人亡。

只剩下最后一辆武装车。

……

然而,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油箱的高温警报也开始发出“滴-滴”的尖锐声响,即便车子还有少许汽油能再往前开一会儿,但很快也会因为油箱温度过高而爆炸。

远处传来船舶鸣笛的长声。

玄煜和小索猛一对视,前面就是刚果河!

“小索,冲下去!”玄煜粗声大喝。

小索浑身的血都沸腾起来,眼底映着一片骇人的猩红,攥紧方向盘的双手手背上青筋暴凸,一脚猛踩到底了!

只看见河岸上的黑色桥车直接撞破了岸边的石墩,腾空一跃,以车头俯冲的角度冲进了下面水流湍急的刚果河里。

却在落水之前十几米的半空中,“轰”的一声——

漏油引燃的油箱竟然爆炸了!

那一声恐怖至极的炸响,炸毁的车门轮胎在空中燃烧,滚滚的浓烟在河面上展开……

“嘭——”

爆炸的车身直直的坠入了河底,水花四溅,迅速蔓延开一大片刺目的殷红色……

追上来的武装车在撞成豁口的河岸边停下,雇佣兵们势必要赶尽杀绝,全部扛着小型重机枪,对准车子坠落的位置疯狂扫射。

瞬间,那一片血染的河水殷红更深了。

【 .】,精彩免费!

……油箱的显示屏警报红灯不断闪烁,玄煜和小索的脸色终于彻底变得难看起来。

因为刚刚车尾的剧烈撞击,油箱严重受损,里面的汽油已经快要漏光了。

一旦车子熄火,他们就会被两辆武装车团团包围,那将无异于瓮中捉鳖,即便他们是黑手党恐怖教父恐怕也难逃此劫了!

……

很快,后面武装车里追红了眼的雇佣兵们也发现了这件事,其中一个雇佣兵头目从车顶的天窗钻出来,肩上扛着一架小型重机枪,对准前面漏油的车屁股,粗鲁的大骂了句“妈***的”——

小索瞳孔一缩,“轰”的一声几乎玩了命的疯踩油门。

避开的子弹嵌入漏油的石子路上,飞速的摩擦迅速蹿起一片细小却可怕的火星子,沿着那一条淌落的汽油蔓延而去,直接燃到了他们已经被撞烂的车尾部。

油箱的温度也开始更可怕的一点点升高。

小索的额头上已经隐隐的冒出一层薄冷的汗珠子来,他从小就跟着玄煜,和自家二哥一起出生入死无数次,这还是头一次被敌人这么追杀得这么狼狈。

居然都……火烧屁股了!

……

玄煜的脸已经完全失去了血色,整条右臂更毫无知觉,可眉宇间那一股杀伐冷酷的气场却愈发强势。

他肩膀一颤,用沾满血的左手从腰间抽出那把别着的银制匕首,手腕猛力一转,从破碎的车后窗直射出去!

“刺——”

一声诡异的轻响。

匕首竟生生穿透了紧追其后的武装车前窗玻璃,直直的插入了驾驶座位置开车的雇佣兵的眉心。

一刀毙命!

死了的雇佣兵一头栽倒在方向盘上,车子失速左转,来不及刹车就硬撞上路边的巨大石墩,整个车子都翻了过来,再重重摔下,车毁人亡。

只剩下最后一辆武装车。

……

然而,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油箱的高温警报也开始发出“滴-滴”的尖锐声响,即便车子还有少许汽油能再往前开一会儿,但很快也会因为油箱温度过高而爆炸。

远处传来船舶鸣笛的长声。

玄煜和小索猛一对视,前面就是刚果河!

“小索,冲下去!”玄煜粗声大喝。

小索浑身的血都沸腾起来,眼底映着一片骇人的猩红,攥紧方向盘的双手手背上青筋暴凸,一脚猛踩到底了!

只看见河岸上的黑色桥车直接撞破了岸边的石墩,腾空一跃,以车头俯冲的角度冲进了下面水流湍急的刚果河里。

却在落水之前十几米的半空中,“轰”的一声——

漏油引燃的油箱竟然爆炸了!

那一声恐怖至极的炸响,炸毁的车门轮胎在空中燃烧,滚滚的浓烟在河面上展开……

“嘭——”

爆炸的车身直直的坠入了河底,水花四溅,迅速蔓延开一大片刺目的殷红色……

追上来的武装车在撞成豁口的河岸边停下,雇佣兵们势必要赶尽杀绝,全部扛着小型重机枪,对准车子坠落的位置疯狂扫射。

瞬间,那一片血染的河水殷红更深了。

【 .】,精彩免费!

……油箱的显示屏警报红灯不断闪烁,玄煜和小索的脸色终于彻底变得难看起来。

因为刚刚车尾的剧烈撞击,油箱严重受损,里面的汽油已经快要漏光了。

一旦车子熄火,他们就会被两辆武装车团团包围,那将无异于瓮中捉鳖,即便他们是黑手党恐怖教父恐怕也难逃此劫了!

……

很快,后面武装车里追红了眼的雇佣兵们也发现了这件事,其中一个雇佣兵头目从车顶的天窗钻出来,肩上扛着一架小型重机枪,对准前面漏油的车屁股,粗鲁的大骂了句“妈***的”——

小索瞳孔一缩,“轰”的一声几乎玩了命的疯踩油门。

避开的子弹嵌入漏油的石子路上,飞速的摩擦迅速蹿起一片细小却可怕的火星子,沿着那一条淌落的汽油蔓延而去,直接燃到了他们已经被撞烂的车尾部。

油箱的温度也开始更可怕的一点点升高。

小索的额头上已经隐隐的冒出一层薄冷的汗珠子来,他从小就跟着玄煜,和自家二哥一起出生入死无数次,这还是头一次被敌人这么追杀得这么狼狈。

居然都……火烧屁股了!

……

玄煜的脸已经完全失去了血色,整条右臂更毫无知觉,可眉宇间那一股杀伐冷酷的气场却愈发强势。

他肩膀一颤,用沾满血的左手从腰间抽出那把别着的银制匕首,手腕猛力一转,从破碎的车后窗直射出去!

“刺——”

一声诡异的轻响。

匕首竟生生穿透了紧追其后的武装车前窗玻璃,直直的插入了驾驶座位置开车的雇佣兵的眉心。

一刀毙命!

死了的雇佣兵一头栽倒在方向盘上,车子失速左转,来不及刹车就硬撞上路边的巨大石墩,整个车子都翻了过来,再重重摔下,车毁人亡。

只剩下最后一辆武装车。

……

然而,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油箱的高温警报也开始发出“滴-滴”的尖锐声响,即便车子还有少许汽油能再往前开一会儿,但很快也会因为油箱温度过高而爆炸。

远处传来船舶鸣笛的长声。

玄煜和小索猛一对视,前面就是刚果河!

“小索,冲下去!”玄煜粗声大喝。

小索浑身的血都沸腾起来,眼底映着一片骇人的猩红,攥紧方向盘的双手手背上青筋暴凸,一脚猛踩到底了!

只看见河岸上的黑色桥车直接撞破了岸边的石墩,腾空一跃,以车头俯冲的角度冲进了下面水流湍急的刚果河里。

却在落水之前十几米的半空中,“轰”的一声——

漏油引燃的油箱竟然爆炸了!

那一声恐怖至极的炸响,炸毁的车门轮胎在空中燃烧,滚滚的浓烟在河面上展开……

“嘭——”

爆炸的车身直直的坠入了河底,水花四溅,迅速蔓延开一大片刺目的殷红色……

追上来的武装车在撞成豁口的河岸边停下,雇佣兵们势必要赶尽杀绝,全部扛着小型重机枪,对准车子坠落的位置疯狂扫射。

瞬间,那一片血染的河水殷红更深了。

【 .】,精彩免费!

……油箱的显示屏警报红灯不断闪烁,玄煜和小索的脸色终于彻底变得难看起来。

因为刚刚车尾的剧烈撞击,油箱严重受损,里面的汽油已经快要漏光了。

一旦车子熄火,他们就会被两辆武装车团团包围,那将无异于瓮中捉鳖,即便他们是黑手党恐怖教父恐怕也难逃此劫了!

……

很快,后面武装车里追红了眼的雇佣兵们也发现了这件事,其中一个雇佣兵头目从车顶的天窗钻出来,肩上扛着一架小型重机枪,对准前面漏油的车屁股,粗鲁的大骂了句“妈***的”——

小索瞳孔一缩,“轰”的一声几乎玩了命的疯踩油门。

避开的子弹嵌入漏油的石子路上,飞速的摩擦迅速蹿起一片细小却可怕的火星子,沿着那一条淌落的汽油蔓延而去,直接燃到了他们已经被撞烂的车尾部。

油箱的温度也开始更可怕的一点点升高。

小索的额头上已经隐隐的冒出一层薄冷的汗珠子来,他从小就跟着玄煜,和自家二哥一起出生入死无数次,这还是头一次被敌人这么追杀得这么狼狈。

居然都……火烧屁股了!

……

玄煜的脸已经完全失去了血色,整条右臂更毫无知觉,可眉宇间那一股杀伐冷酷的气场却愈发强势。

他肩膀一颤,用沾满血的左手从腰间抽出那把别着的银制匕首,手腕猛力一转,从破碎的车后窗直射出去!

“刺——”

一声诡异的轻响。

匕首竟生生穿透了紧追其后的武装车前窗玻璃,直直的插入了驾驶座位置开车的雇佣兵的眉心。

一刀毙命!

死了的雇佣兵一头栽倒在方向盘上,车子失速左转,来不及刹车就硬撞上路边的巨大石墩,整个车子都翻了过来,再重重摔下,车毁人亡。

只剩下最后一辆武装车。

……

然而,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油箱的高温警报也开始发出“滴-滴”的尖锐声响,即便车子还有少许汽油能再往前开一会儿,但很快也会因为油箱温度过高而爆炸。

远处传来船舶鸣笛的长声。

玄煜和小索猛一对视,前面就是刚果河!

“小索,冲下去!”玄煜粗声大喝。

小索浑身的血都沸腾起来,眼底映着一片骇人的猩红,攥紧方向盘的双手手背上青筋暴凸,一脚猛踩到底了!

只看见河岸上的黑色桥车直接撞破了岸边的石墩,腾空一跃,以车头俯冲的角度冲进了下面水流湍急的刚果河里。

却在落水之前十几米的半空中,“轰”的一声——

漏油引燃的油箱竟然爆炸了!

那一声恐怖至极的炸响,炸毁的车门轮胎在空中燃烧,滚滚的浓烟在河面上展开……

“嘭——”

爆炸的车身直直的坠入了河底,水花四溅,迅速蔓延开一大片刺目的殷红色……

追上来的武装车在撞成豁口的河岸边停下,雇佣兵们势必要赶尽杀绝,全部扛着小型重机枪,对准车子坠落的位置疯狂扫射。

瞬间,那一片血染的河水殷红更深了。

【 .】,精彩免费!

……油箱的显示屏警报红灯不断闪烁,玄煜和小索的脸色终于彻底变得难看起来。

因为刚刚车尾的剧烈撞击,油箱严重受损,里面的汽油已经快要漏光了。

一旦车子熄火,他们就会被两辆武装车团团包围,那将无异于瓮中捉鳖,即便他们是黑手党恐怖教父恐怕也难逃此劫了!

……

很快,后面武装车里追红了眼的雇佣兵们也发现了这件事,其中一个雇佣兵头目从车顶的天窗钻出来,肩上扛着一架小型重机枪,对准前面漏油的车屁股,粗鲁的大骂了句“妈***的”——

小索瞳孔一缩,“轰”的一声几乎玩了命的疯踩油门。

避开的子弹嵌入漏油的石子路上,飞速的摩擦迅速蹿起一片细小却可怕的火星子,沿着那一条淌落的汽油蔓延而去,直接燃到了他们已经被撞烂的车尾部。

油箱的温度也开始更可怕的一点点升高。

小索的额头上已经隐隐的冒出一层薄冷的汗珠子来,他从小就跟着玄煜,和自家二哥一起出生入死无数次,这还是头一次被敌人这么追杀得这么狼狈。

居然都……火烧屁股了!

……

玄煜的脸已经完全失去了血色,整条右臂更毫无知觉,可眉宇间那一股杀伐冷酷的气场却愈发强势。

他肩膀一颤,用沾满血的左手从腰间抽出那把别着的银制匕首,手腕猛力一转,从破碎的车后窗直射出去!

“刺——”

一声诡异的轻响。

匕首竟生生穿透了紧追其后的武装车前窗玻璃,直直的插入了驾驶座位置开车的雇佣兵的眉心。

一刀毙命!

死了的雇佣兵一头栽倒在方向盘上,车子失速左转,来不及刹车就硬撞上路边的巨大石墩,整个车子都翻了过来,再重重摔下,车毁人亡。

只剩下最后一辆武装车。

……

然而,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油箱的高温警报也开始发出“滴-滴”的尖锐声响,即便车子还有少许汽油能再往前开一会儿,但很快也会因为油箱温度过高而爆炸。

远处传来船舶鸣笛的长声。

玄煜和小索猛一对视,前面就是刚果河!

“小索,冲下去!”玄煜粗声大喝。

小索浑身的血都沸腾起来,眼底映着一片骇人的猩红,攥紧方向盘的双手手背上青筋暴凸,一脚猛踩到底了!

只看见河岸上的黑色桥车直接撞破了岸边的石墩,腾空一跃,以车头俯冲的角度冲进了下面水流湍急的刚果河里。

却在落水之前十几米的半空中,“轰”的一声——

漏油引燃的油箱竟然爆炸了!

那一声恐怖至极的炸响,炸毁的车门轮胎在空中燃烧,滚滚的浓烟在河面上展开……

“嘭——”

爆炸的车身直直的坠入了河底,水花四溅,迅速蔓延开一大片刺目的殷红色……

追上来的武装车在撞成豁口的河岸边停下,雇佣兵们势必要赶尽杀绝,全部扛着小型重机枪,对准车子坠落的位置疯狂扫射。

瞬间,那一片血染的河水殷红更深了。

【 .】,精彩免费!

……油箱的显示屏警报红灯不断闪烁,玄煜和小索的脸色终于彻底变得难看起来。

因为刚刚车尾的剧烈撞击,油箱严重受损,里面的汽油已经快要漏光了。

一旦车子熄火,他们就会被两辆武装车团团包围,那将无异于瓮中捉鳖,即便他们是黑手党恐怖教父恐怕也难逃此劫了!

……

很快,后面武装车里追红了眼的雇佣兵们也发现了这件事,其中一个雇佣兵头目从车顶的天窗钻出来,肩上扛着一架小型重机枪,对准前面漏油的车屁股,粗鲁的大骂了句“妈***的”——

小索瞳孔一缩,“轰”的一声几乎玩了命的疯踩油门。

避开的子弹嵌入漏油的石子路上,飞速的摩擦迅速蹿起一片细小却可怕的火星子,沿着那一条淌落的汽油蔓延而去,直接燃到了他们已经被撞烂的车尾部。

油箱的温度也开始更可怕的一点点升高。

小索的额头上已经隐隐的冒出一层薄冷的汗珠子来,他从小就跟着玄煜,和自家二哥一起出生入死无数次,这还是头一次被敌人这么追杀得这么狼狈。

居然都……火烧屁股了!

……

玄煜的脸已经完全失去了血色,整条右臂更毫无知觉,可眉宇间那一股杀伐冷酷的气场却愈发强势。

他肩膀一颤,用沾满血的左手从腰间抽出那把别着的银制匕首,手腕猛力一转,从破碎的车后窗直射出去!

“刺——”

一声诡异的轻响。

匕首竟生生穿透了紧追其后的武装车前窗玻璃,直直的插入了驾驶座位置开车的雇佣兵的眉心。

一刀毙命!

死了的雇佣兵一头栽倒在方向盘上,车子失速左转,来不及刹车就硬撞上路边的巨大石墩,整个车子都翻了过来,再重重摔下,车毁人亡。

只剩下最后一辆武装车。

……

然而,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油箱的高温警报也开始发出“滴-滴”的尖锐声响,即便车子还有少许汽油能再往前开一会儿,但很快也会因为油箱温度过高而爆炸。

远处传来船舶鸣笛的长声。

玄煜和小索猛一对视,前面就是刚果河!

“小索,冲下去!”玄煜粗声大喝。

小索浑身的血都沸腾起来,眼底映着一片骇人的猩红,攥紧方向盘的双手手背上青筋暴凸,一脚猛踩到底了!

只看见河岸上的黑色桥车直接撞破了岸边的石墩,腾空一跃,以车头俯冲的角度冲进了下面水流湍急的刚果河里。

却在落水之前十几米的半空中,“轰”的一声——

漏油引燃的油箱竟然爆炸了!

那一声恐怖至极的炸响,炸毁的车门轮胎在空中燃烧,滚滚的浓烟在河面上展开……

“嘭——”

爆炸的车身直直的坠入了河底,水花四溅,迅速蔓延开一大片刺目的殷红色……

追上来的武装车在撞成豁口的河岸边停下,雇佣兵们势必要赶尽杀绝,全部扛着小型重机枪,对准车子坠落的位置疯狂扫射。

瞬间,那一片血染的河水殷红更深了。

【 .】,精彩免费!

……油箱的显示屏警报红灯不断闪烁,玄煜和小索的脸色终于彻底变得难看起来。

因为刚刚车尾的剧烈撞击,油箱严重受损,里面的汽油已经快要漏光了。

一旦车子熄火,他们就会被两辆武装车团团包围,那将无异于瓮中捉鳖,即便他们是黑手党恐怖教父恐怕也难逃此劫了!

……

很快,后面武装车里追红了眼的雇佣兵们也发现了这件事,其中一个雇佣兵头目从车顶的天窗钻出来,肩上扛着一架小型重机枪,对准前面漏油的车屁股,粗鲁的大骂了句“妈***的”——

小索瞳孔一缩,“轰”的一声几乎玩了命的疯踩油门。

避开的子弹嵌入漏油的石子路上,飞速的摩擦迅速蹿起一片细小却可怕的火星子,沿着那一条淌落的汽油蔓延而去,直接燃到了他们已经被撞烂的车尾部。

油箱的温度也开始更可怕的一点点升高。

小索的额头上已经隐隐的冒出一层薄冷的汗珠子来,他从小就跟着玄煜,和自家二哥一起出生入死无数次,这还是头一次被敌人这么追杀得这么狼狈。

居然都……火烧屁股了!

……

玄煜的脸已经完全失去了血色,整条右臂更毫无知觉,可眉宇间那一股杀伐冷酷的气场却愈发强势。

他肩膀一颤,用沾满血的左手从腰间抽出那把别着的银制匕首,手腕猛力一转,从破碎的车后窗直射出去!

“刺——”

一声诡异的轻响。

匕首竟生生穿透了紧追其后的武装车前窗玻璃,直直的插入了驾驶座位置开车的雇佣兵的眉心。

一刀毙命!

死了的雇佣兵一头栽倒在方向盘上,车子失速左转,来不及刹车就硬撞上路边的巨大石墩,整个车子都翻了过来,再重重摔下,车毁人亡。

只剩下最后一辆武装车。

……

然而,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油箱的高温警报也开始发出“滴-滴”的尖锐声响,即便车子还有少许汽油能再往前开一会儿,但很快也会因为油箱温度过高而爆炸。

远处传来船舶鸣笛的长声。

玄煜和小索猛一对视,前面就是刚果河!

“小索,冲下去!”玄煜粗声大喝。

小索浑身的血都沸腾起来,眼底映着一片骇人的猩红,攥紧方向盘的双手手背上青筋暴凸,一脚猛踩到底了!

只看见河岸上的黑色桥车直接撞破了岸边的石墩,腾空一跃,以车头俯冲的角度冲进了下面水流湍急的刚果河里。

却在落水之前十几米的半空中,“轰”的一声——

漏油引燃的油箱竟然爆炸了!

那一声恐怖至极的炸响,炸毁的车门轮胎在空中燃烧,滚滚的浓烟在河面上展开……

“嘭——”

爆炸的车身直直的坠入了河底,水花四溅,迅速蔓延开一大片刺目的殷红色……

追上来的武装车在撞成豁口的河岸边停下,雇佣兵们势必要赶尽杀绝,全部扛着小型重机枪,对准车子坠落的位置疯狂扫射。

瞬间,那一片血染的河水殷红更深了。

【 .】,精彩免费!

……油箱的显示屏警报红灯不断闪烁,玄煜和小索的脸色终于彻底变得难看起来。

因为刚刚车尾的剧烈撞击,油箱严重受损,里面的汽油已经快要漏光了。

一旦车子熄火,他们就会被两辆武装车团团包围,那将无异于瓮中捉鳖,即便他们是黑手党恐怖教父恐怕也难逃此劫了!

……

很快,后面武装车里追红了眼的雇佣兵们也发现了这件事,其中一个雇佣兵头目从车顶的天窗钻出来,肩上扛着一架小型重机枪,对准前面漏油的车屁股,粗鲁的大骂了句“妈***的”——

小索瞳孔一缩,“轰”的一声几乎玩了命的疯踩油门。

避开的子弹嵌入漏油的石子路上,飞速的摩擦迅速蹿起一片细小却可怕的火星子,沿着那一条淌落的汽油蔓延而去,直接燃到了他们已经被撞烂的车尾部。

油箱的温度也开始更可怕的一点点升高。

小索的额头上已经隐隐的冒出一层薄冷的汗珠子来,他从小就跟着玄煜,和自家二哥一起出生入死无数次,这还是头一次被敌人这么追杀得这么狼狈。

居然都……火烧屁股了!

……

玄煜的脸已经完全失去了血色,整条右臂更毫无知觉,可眉宇间那一股杀伐冷酷的气场却愈发强势。

他肩膀一颤,用沾满血的左手从腰间抽出那把别着的银制匕首,手腕猛力一转,从破碎的车后窗直射出去!

“刺——”

一声诡异的轻响。

匕首竟生生穿透了紧追其后的武装车前窗玻璃,直直的插入了驾驶座位置开车的雇佣兵的眉心。

一刀毙命!

死了的雇佣兵一头栽倒在方向盘上,车子失速左转,来不及刹车就硬撞上路边的巨大石墩,整个车子都翻了过来,再重重摔下,车毁人亡。

只剩下最后一辆武装车。

……

然而,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油箱的高温警报也开始发出“滴-滴”的尖锐声响,即便车子还有少许汽油能再往前开一会儿,但很快也会因为油箱温度过高而爆炸。

远处传来船舶鸣笛的长声。

玄煜和小索猛一对视,前面就是刚果河!

“小索,冲下去!”玄煜粗声大喝。

小索浑身的血都沸腾起来,眼底映着一片骇人的猩红,攥紧方向盘的双手手背上青筋暴凸,一脚猛踩到底了!

只看见河岸上的黑色桥车直接撞破了岸边的石墩,腾空一跃,以车头俯冲的角度冲进了下面水流湍急的刚果河里。

却在落水之前十几米的半空中,“轰”的一声——

漏油引燃的油箱竟然爆炸了!

那一声恐怖至极的炸响,炸毁的车门轮胎在空中燃烧,滚滚的浓烟在河面上展开……

“嘭——”

爆炸的车身直直的坠入了河底,水花四溅,迅速蔓延开一大片刺目的殷红色……

追上来的武装车在撞成豁口的河岸边停下,雇佣兵们势必要赶尽杀绝,全部扛着小型重机枪,对准车子坠落的位置疯狂扫射。

瞬间,那一片血染的河水殷红更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