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最快更新都市超级天帝最新章节!

十万年来自己培养出的诸多天才弟子,在外出历练时被刺杀,这使得曾心高气傲,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也不会向谁速度的青超仙王,养成了谨慎的心思,同时也算是怕了。

而如今眼前那黑衣青年,极其可能拥有着当场镇杀他与诸弟子的实力,这让他不得不慎重起来。

“道友莫要误会,在下前来并非心怀歹意,而是想问问二位是否需要护卫,若是需要,在下可为二位充当护卫,为二位驱散那些惹人烦的苍蝇。”

青超仙王微微思量,继而开口。

虽然来时并不是这样想的,但他第一次开口时,并没有什么失礼的地方,如今这么说出来,他自己觉得并无不妥。

而跟在他身后的那些弟子则有些懵了,他们劝了一路,让师尊莫要去与王通和李蔚那等纨绔同流合污,但师尊一直没有回应他们,只是紧锁着眉头一路走到了这里。

如今,师尊居然……居然是主动来应聘护卫的,这让他们不得不傻眼。

“我的天,这是……什么情况?”

“谁……谁清楚这是怎么回事?青超仙王居然……居然主动提出,给别人当护卫!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还是我头脑不清醒,眼睛耳朵也都出问题了?!”

“这……太不可思议了!青超仙王居然……居然要主动给那对道侣充当护卫,这是……这是怎么回事?他不是要掳走那位仙子,去讨好大衍宗太上长老,或是那两位公子吗?”

“我……我觉得……其中一定有着什么问题,只是……我们境界太低,无法感受到青超仙王所知晓的事情,这一切太过匪夷所思的同时,好像也……也挺正常,就该这样才正常一样!”

粉色公主裙清纯美眉复古唯美写真

“我好像……也有这种感觉!”

围观修士目瞪口呆,愣了好一会才纷纷回神,不由得纷纷议论起来。

他们实在是太意外了,青超仙王是从下界飞升上来的修士,所以桀骜不驯,这他们都是清楚的,更清楚青超仙王不会为谁卖命,除非他本来就打算那么做,不然报酬再怎么丰富,他都是不为所动的。

今天,就在他们的眼前,青超仙王居然主动提出为那对道侣充当护卫,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好,们远远跟着,有人跳出来找死的,直接出手打杀,别怕承受不起后果,扛不住了还有我,区区大衍宗,我还不曾放在眼里。”

林南则是笑了,取出一把黑色折扇,缓缓地扇着风,同时语气平缓却底气十足的开口。

青超仙王是个聪明人,这是确确实实的事,而林南恰巧就喜欢这种聪明人。

至于青超仙王一开始的目的,林南懒得去想,因为他不是蠢人,自然清楚青超仙王一开始就是冲着柳如卿来的,那些围观修士都推测得出来的事,林南又怎会想不到?

同时,作为从下界飞升上来的修士,青超仙王的天资根骨都不差,而且走的是他自身的路,就如灵漫那般。

如今看来青超仙王自己的道不算太强,但林南却是已经彻彻底底看透,青超仙王注定能成为仙尊境大能,虽不会像月诗那般惊艳,但随着时间流逝,境界提升上来,越是到了后面,与月诗直接的差距就会越发缩小。

这是个天纵之才,堪比没被封禁天赋的伏菡公主,比许浪都要强上些许,只可惜没有生在仙门罢了,若不然将会少走许多弯路,如今怕是已经步入了仙尊境。

月诗修道不足一万年成就仙尊果位,青超仙王修道两千名成就仙王果位,但十万年过去,因为所走的道路的问题,才从仙王境初期修炼到了仙王境后期,这怎么看都是走了太多冤枉路的,所取得的成果和他的天赋不太匹配。

但不管怎么说,依旧是天纵之才,依旧是聪明人,林南又如当初见到上官姐弟时一般,想点拨一下这位走了太多冤枉路的天纵之才。

“多谢。”

青超仙王不再只是拱手示意,而是作揖微微一拜,心中也出了一口气。

尤其是在听到林南说出‘区区大衍宗’这几个字的时候,青超仙王的心弦都绷紧了,觉着不可思议的同时,也终于是确定了眼前的黑衣青年,就是带着广寒殿入住了接引城的那位存在,这让他有些紧张,更多的则是激动。

他……终归是未曾为弟子,未曾为自己引来杀身之祸!

“我的天呀,这人好狂妄呀,居然比师尊都要狂妄,都要傲气,比师尊更加臭不要脸!”

青超仙王身后,一名女子满脸惊讶之色,惊讶是真的惊讶,但她说出这些话语也确实是真心话,她觉得林南确实是太自,太狂妄,太不要脸了。

青超仙王一愣,回头看向那名女弟子,但还不待他呵斥出声,让弟子向林南赔罪,那边的柳如卿就已经笑了。

“这丫头倒是个直爽性子,我挺喜欢的,且让她过来。”

柳如卿含笑看着那个女修,那是个少女模样的女修,修为不高,显然是才开始修炼的,所以外貌年龄与真实年龄相符,所以柳如卿对说出‘丫头’二字的时候,倒是不曾觉得别扭。

“这……”

青超仙王迟疑起来,但看柳如卿没有生气的模样,林南也一副不在意的姿态,且生怕忤逆了柳如卿会使得林南恼火,便只能让自己才收入门下的女弟子走过去。

“……我可先说好哈,我如今可是仙人,丝毫不怕,若是……因为方才我所说的话而心里不舒坦,想替夫君教训我,我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一定眨眼之间就将打哭!”

那名女弟子缓缓走过去,一步三回头,待临近了柳如卿,不由得结结巴巴地开口。

“用最怂的语气说最强硬的话,自从来到第一重天后,好像是我遇见的第一个这种小东西。”

林南合起手中折扇,轻轻敲打左手,似笑非笑地注视着那名女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