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

这特么太快了!”“

那农民工不简单啊?”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两辆法拉利跑车,如离弦之箭般地冲出,声响响彻整条海岸线。观

看的男男女女们早就登上了环道附近的小山顶,这里位置绝佳,可以俯瞰下方,最大限度的看到比赛的过程。甚

至还有不少人用手机打开直播间,进入了徐雅婷的直播,用现场的角度来观看这场比赛。

“峰少,那农民工似乎有点本事,坤少应该没问题吧?”其中一位富二代朝和王博坤关系亲密的死党刘峰开口问道。刘

峰也是先皱了皱眉头,随即不屑地一笑:“嗤,直线根本看不出本事,到了弯道才见真功夫,阿坤那弯道小王子的称号可不是白叫的,你们就等着看那个家伙是怎么被打断手吧。”

“那是,敢和坤少叫板,活腻味了!”听了刘峰的话,许多人都点头,讥讽之声再次响起。

此时,下方的环道上,萧然和王博坤已经开始了激烈的争先过程。那

王博坤自恃甚高,一脚油门踩到地,一马当先,冲在了前头。

而萧然却不疾不徐,并没有持续发力,慢慢地就被王博坤甩开了不少距离。

如梦如幻清纯美女好似梦蝶恋花

王博坤瞥了一眼后视镜里萧然的车辆,顿时哈哈大笑,一把搂住身边的小妞,狠狠亲了一口,表情轻蔑地大笑道:“臭小子,敢和我比车技,不知道我是老司机么?”在

萧然车内,见到王博坤一骑绝尘,徐雅婷有些坐不住了,脸色潮红,紧张地挥舞着小拳头,“萧然,你快追上去呀。”

“不急,还没到时候。”

萧然淡淡一笑,依旧保持稳定地继续咬住不放。比

赛持续,王博坤领先优势也在持续,可他想要甩开萧然,让对方看不到自己后尾灯,却始终做不到。似

乎不管他如何加快速度,萧然都能轻松追上,永远甩不掉。

“小子,还真有点东西!”见

状,王博坤也开始认真起来,紧紧地盯住了前方几百米外的一个弯道。

他很清楚,前方的弯道是接近九十度的急弯,在那里转弯,速度越快就越容易翻车,哪怕是像他这样,拥有可以媲美职业赛车手的过弯技术,也必须得减速,才能保证安通过。

而那萧然是绝对不可能拥有这样顶级的过弯技术的,所以,萧然将在那个弯道被他彻底甩开!

“看,快到弯道了!”“

坤少展现技术的时候到了!”..

“甩开那个臭小子!”在

山顶观战的男男女女们在疯狂地喊叫着。

而此刻,徐雅婷的直播也吸引了大量的观众,毕竟千篇一律的室内直播,哪里比得上这种户外惊险的赛车比赛来的刺激呢?所

以此时徐雅婷的直播间,已经突破了三百万的观众,达到了高峰。弹幕都刷新不过来,出现了大面积的卡屏现象。“

哇,太刺激了!”“

原来这个农民工赛车手真的有两把刷子啊!”“

不,也就是一把刷子,他始终被人家甩在后面。”

“我的天呐,前面就是一个急弯,你们说,我们会看到极速漂移吗?”

“不可能的,你以为这农民工赛车手是秋名山车神吗?”

……

几乎所有人都看到了前面的那个弯道,也几乎是所有人都相信,萧然会在那个弯道被彻底甩开。

“就是现在!”

突然,萧然轻轻一笑,脚下猛地加速。

“轰!”

法拉利轰鸣着,骤然间冲了出去,速度直接飙上了三百迈。

前方,白色法拉利率先达到弯道。王博坤轻点刹车,压下了车速,开始漂移转弯。而

身后,一阵轰鸣声中,萧然的黑色法拉利也杀入了弯道。但

是,萧然的车子并没有减速,反而是如同一只看到了猎物的猎豹一样,持续加速!“

靠!他在加速?他是疯子吗?”

“他会冲到海里去的!”“

完了,徐雅婷完了,被这个农民工给坑死了!”

山顶上,那些男男女女看到这一幕,都捂住了脑袋,瞪大了眼睛,准备看着接下来的惨祸。

而在直播间里,所有人都从手机镜头中清晰地感受到了狂升的速度,还有那在疯狂中不断逼近镜头的弯道护栏。在

那弯道护栏的另一侧,就是山崖断壁还有那咆哮的海水。他

们仿佛都可以预见,下一秒,整个车子就会冲出护栏,跌落悬崖,掉入海中!顷

刻间,整个直播间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被这样的场面给震惊了!无法发声!而

在车内,徐雅婷脸色发白地看着已经几乎逼近到了眼前的护栏,死亡临近的恐惧就像是一只无形的大手一下攥住了她的心,让她顿时呼吸急促,心脏也几乎跳出了嗓子眼。

她相叫,却怎么也叫不出来,只能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惊骇地死死盯住前方。

但就在这一刹那!

她的眼角忽然瞥见,萧然的手……动了!以

一个近乎带起残影的动作,扭转了一下方向盘!也

就在这一刹那!

在车外所有人的目光中,黑色法拉利突然地一个急刹车!“

吱嘎……”

黑色法拉利车尾甩动,带着刺耳的摩擦尖叫声,以几乎没有丝毫消减的疯狂高速,与那弯道护栏来了个近乎贴身的九十度完美大漂移!

“轰!”

在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黑色法拉利在漂移过弯的一刹那,速度再次飙升,直接超越了王博坤的白色法拉利,犹如一道黑色闪电般,嗖地冲了出去。

此时,在山顶上,所有人的呼声都凝固了。他们目瞪口呆,无法置信地看着那疾驰而去的黑色法拉利,都傻了。

而在整个直播间里,所有的弹幕都凭空消失了,像是所有人在这一刻集体掉线了一样!此

时此刻,所有看着这场比赛的人的心中都只有一个声音:

“太牛逼了!”

而在车内,徐雅婷捂着胸口,急速地喘着气。那本来已经跳出了嗓子眼的心嗖地一下又掉了回来,就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疯狂的过山车一样,虽然恐惧骇然,但是却无比的刺激。

这让她本来煞白的俏脸一下就变得红彤彤的,双眼放着兴奋的光芒紧紧盯着前方。

片刻后,她突然尖叫一声:“啊……太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