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灵屏障前。

苏玄仙剑拖地,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他不再杀戮,因已是无人可杀!

在他前面的,不是死了,就是已经冲入玄灵屏障!

苏玄的气势,还在不断升腾着。

他好似在发生着某种蜕变,连他自己都是未曾察觉!

玄灵屏障内。

端木王陵有刹那的恍惚。

他感觉苏玄就像是某个绝代剑修,而且还是他剑宗的……

“我怎么会产生这种想法?”端木王陵摇头。

而此刻。

苏玄停在了玄灵屏障前。

清纯天然美女户外一日游随拍图片

他眼中有着悲伤。

这悲伤从何而来,他不知。

但他知道,那又将是一个不如意的悲伤故事……

这抹悲伤,来自百年前的往事。

而这份往事,不曾出现在他的记忆中,但他依旧感受到了窒息般的难受。

“苍天无道,尔独何泣……”

“四世福泽,只是个笑话……”

“你不是第一世,也可能不是最后一世……”

耳边,隐隐有声音回荡。

这是以往他曾在虚幻中听到过的。

“不是第一世,那又是第几世?”苏玄低喃,抬脚间却始终迈不出那一步。

他…好似在害怕!

这一脚迈下,等待他的或许是永无休止的轮回……

这一脚迈下,直觉告诉他再无回头的可能……

这一脚迈下,他将牵扯出更多的恐怖与绝望……

东荒!

那里似乎有着属于他的诅咒!

“哈哈哈……”

苏玄忽然有些癫狂的笑起来。

“我怕了,我苏玄…竟是怕了!”

他一腔肝胆,但在面对自身迷途时,竟是怕了!

他笑的癫狂,也笑的狰狞。

“可为何…即使怕了,老子也要进去呢!”苏玄低吼,猛地踏出一步。

纵使前方幽冥炼狱……

纵使万劫不复……

纵使不得超生……

但他苏玄,凭什么停下?

“我怕死,但我更怕活的不明不白!”

苏玄抬头,森然看向月皇。

“我说过,我会杀你!”

“轰轰轰!”

苏玄如狂暴了的蛮牛,竟是在玄灵屏障中横推而行!

他之实力仅仅半步灵皇,玄灵屏障对他的禁锢自然少之又少。

更何况以他此刻邪体,又有多少禁锢能拦住他?

嘶…

众人吸气,拼了命的远离苏玄。

在这玄灵屏障内,他们更是待宰我的羔羊……

幸好…苏玄看都没看他们一眼……

“回灵宗区域,回去,他要冲入东荒了!”很多灵皇尖叫,看出了这一点。

这一刻,他们都不想和苏玄待在同一片天地。

而此刻。

月皇脸色微变。

“该死的小子,还敢来追杀我!”她脸色阴沉。

以她此刻三阶之战力,丝毫不惧苏玄。

但此地,是玄灵屏障。她都是分化三身,不敢以三阶修为强闯!

而且玄灵屏障那巨大的压制似乎对苏玄极弱,此消彼长下月皇不觉得自己是苏玄的对手。

“该死!”她不得不力向东荒冲去。

“师兄,这邪修诡异的很啊。”端木王陵身边两位剑修惊异开口。

“不用理会,先冲出玄灵屏障!”端木王陵冷喝,内心却是难免异样。

随着接近,苏玄带给他的那种熟悉感竟是越来越强烈。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他眉头皱起。

而此刻。

苏玄不断接近月皇。

“轰!”

在月皇脸色大变下,苏玄抓到了她的一具分身。

“听说,你是封号灵皇!”苏玄森然开口,带着孤傲。

“太上无情,千年月皇……你太上南月宗,千年才出你一人?”

“知道还敢放肆!”月皇厉喝。

“早晚有一日,我会杀上太上南月宗,割下你的脑袋!”苏玄厉喝,一剑抹了手中月皇分身的脑袋。

“我不会放过你!”其他两个月皇分身怒喝。

“死!”苏玄只回了一个字。

“轰!轰!”

毫不留情的,苏玄斩了那两个分身!

随后。

苏玄猛地看向前方的端木王陵三人。

这一刹那,那两个剑修汗毛一竖,若不是剑心坚定,绝对会被吓到。

“至邪!”两人动容。

当邪修达到极致,便会转变为古老的邪者!

在他们看来,苏玄就是这样的人!

“凌霄剑…是我的!”苏玄森寒开口。

端木王陵剑眉大皱。

之前还觉得凌霄剑被妖邪传承,只是一个笑话。

但此刻感受着凌霄剑剧烈的颤动和对他的排斥,端木王陵却是明白这是事实!

“区区妖邪也妄图继承凌霄剑,简直痴心妄想。待我出玄灵屏障,必定斩你!”端木王陵冷喝,煌煌剑气肆虐,对苏玄的邪威丝毫不惧。

“别以为你们是山河剑宗,我就不杀你们!”苏玄低吼,眼眸有些挣扎。

“就凭你也想杀我们,简直痴心妄想!”两个剑修冷喝,以为苏玄怕了。

“找死!”苏玄大怒,想动手。

但下一刻,他浑身一震。

“山河为道,剑宗…不杀剑宗!”

煌煌厉喝,在苏玄脑海回荡。

苏玄脸色一白,脚步有刹那的踉跄。

不同于他初来圣王大陆,那废材苏玄的记忆苏玄能直接无视。

此刻剑北辰的记忆,已是在不断影响着他!

这记忆本也属于他,而且还是剑宗一代剑袍的记忆。

苏玄无法无视,更让他咬牙的是,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就是剑北辰!

而山河剑宗有一铁律。

凡剑宗之修,绝不杀剑宗修士!

谁杀了,便将被剑宗万千剑修追杀!

此时此刻,苏玄都是无法改变这一根深蒂固的念头。

他脚步踉跄,走的缓慢,被这执念所阻。

端木王陵皱眉,却是没说什么,带着两人冲向东荒。

“轰!”

一炷香后。

三人冲出。

此刻在这一边玄灵山脉中,也有不少修士在,其中不乏三阶灵皇。

看到端木王陵手拿凌霄剑冲出,他们眼眸皆是一凝。

而下一刻。

“轰!”

一身妖邪的苏玄也冲出。

但同时,他身上也是隐隐有煌煌正道……

众人一怔。

不过很快。

“他是邪主!”

众人一怔。

邪主?

他怎么敢来东荒!

“杀!”不知是谁,大喝出声。

苏玄一步落地,浑身狂震。

这里,就是东荒。

一股…似曾相识涌上心头!

似乎…他早已来过东荒!

与此同时,他眉心竟是有一剑形印记一闪而过,身上剑意更为凌厉。

“大胆妖邪,竟敢入东荒!”

“地狱无门,你偏入!”

“受死!”

众人大喝。

苏玄猛地抬头,双眸邪异。

他横仙剑于胸。

“一年时间,我于尸山血海炼邪剑!”

“今日我入东荒,以尔等之血为我邪剑彻底开锋!”

“今日之后,邪剑之名,响彻东荒!”

苏玄厉喝。

“轰!”

仙剑炸开,化为光芒融入苏玄体内。

取而代之的是一柄邪气滔天的长剑!

可笑天苍凉,可叹神无德,可怒道罔顾,可恨世不公!诸天沦丧,苍生沉沦。既如此,铸无上邪兵斩之!

剑柄苍茫,绘刻尸山血海!

剑身大邪,苍生跪之,神魔怒之,仙佛吼之……

满天神佛,于一剑中绘刻!

镇神魔,囚仙佛!

苏玄暴起,一剑斩出,天地失色。

“天地再大,大不过我手中一剑!”苏玄怒吼,福至心灵,出剑如灵术!